女子達

大娱乐家#06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苦练含笑半步癫,那我去给你煮碗面。”


第五章


格瑞的蓝牙鼠标坏了,他冒着大雨跑到离家最近的商场去修,被告知要等一个小时。格瑞为此在商场里漫无目的的打转,路过一间纹身店的时候,他在玻璃橱窗里看见了疼得龇牙咧嘴的嘉德罗斯。他鬼使神差推门进去,门上的铃铛被撞得哐当响。唯一的纹身师转头朝他笑,欢迎光临,请您稍等一下。


格瑞摇头:“我等人。”


嘉德罗斯朝他看,脸上的半成品星星灼得他连周围泛起难瞧的红色:“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修鼠标,正好看见你。”


“哦。”


两人再无交流。格瑞耐心地看着那颗星星被涂满黑色,他听说纹身一定要找皮下脂肪厚的地方,否则会痛不欲生。可嘉德罗斯却偏偏选择在脸上纹一颗五角星,难以理解。


出来时格瑞问他:“为什么要纹身?”


嘉德罗斯轻蔑地笑起来:“我想就去做了,还需要理由吗?”


“当然需要。”


“因为我想啊。”嘉德罗斯笑得更张扬了,星星周围的暗红色伤口显得过分刺眼,不好看,一点也不好看,格瑞想。


为什么他能说出想要所以就去做的话来?

随便得不可理喻,太难看了,还疼。


嘉德罗斯不想和格瑞一路走,无聊至极,还不如玩手机游戏。于是和格瑞分道扬镳,根本没想等对方的鼠标修好去取。


他回去时恰巧碰到凯莉对着金冷嘲热讽,说完就走,门砸得比雷狮当初还响:“你的烦恼真是有够奢侈的,我理解不了。”


金平时看起来傻乎乎的,实际上只是遇到在乎的事情有些拎不清,比如现在。


嘉德罗斯听说过金的光辉事迹,曾经有人想要潜规则他,然后当场被打到住院,要不是秋和丹尼尔有些势力,他现在早就没有出头之日了。金这个人不比别人怯懦,也不比谁傻,他知道自己有什么,没有什么。所以他解约之后来了银爵的公司,潜规则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做好也全看你自己。看谁能撑下去,看谁能熬死谁。


嘉德罗斯随手从包里掏出一盒凡士林往纹身上擦,灼烧感稍微减轻了些。


“傻子,怎么回事?”


金闷着脑袋:“我告诉凯莉我姐姐是秋了。”


秋十九岁就拿了影后,随后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现在快三十的人了,在圈里也算是有话语权的人,更别说后来和影帝丹尼尔结了婚,大部分人都要给他们几分薄面。可金却在此之后踏入了娱乐圈,他是看着秋吃苦头过来的,姐姐太苦了,就算到现在,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她还在苦。


金希望自己以后才是挣钱养家的那个,让自己的家人过上随心所欲的日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这个目标确实下来大概是在打了人之后才有的,他看着秋和丹尼尔忙得脚不着地,只是为了自己有一条生路可走。


知道金背景的只有嘉德罗斯和雷狮,他们曾经在一次装逼派对上遇见过,秋按着金的脑袋和对方道歉,希望他不要和金计较,后来又请了几次他们这群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吃饭,极尽陪笑。嘉德罗斯对偶像这个职业感兴趣,和金说过几次话,就这么熟悉了起来。


金对雷狮和嘉德罗斯的毒舌丝毫不在乎,你们都是好人,他这么说。


嘉德罗斯把凡士林往桌上扔:“为什么要告诉她?”


“因为我喜欢她,我以为她会理解我。”


“你以为?”嘉德罗斯嗤笑道:“你以为她会理解你什么?”


“理解我不想靠姐姐的人脉资源往前走……”金越说越小声:“我以为她会的。”


“她不会的。”雷狮恰好从楼上下来,他最近戒掉了啤酒,东西也没吃多少,说话的语气实在好不到哪里去:“她不会理解你的,你有的东西都是她想要得到的,她梦寐以求的,你觉得她会理解你吗?”


安迷修本来一直在厨房里煮面,从头到尾听了个大概。他本不想掺合这事,这是别人的秘密。可是雷狮却出现了,说的话他一句都不认同。


“你们两个永远不可能相互体谅,本身你的做法也很傻,有的东西不去用,到底是想留给谁也不知道。”


安迷修把煮好的鸡蛋面抬出来放在金面前,他皱起眉头:“雷狮,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


金被吓了一跳,他觉得自己完蛋了,全队都知道自己是秋的弟弟了。雷狮倒是置身事外,他坐在沙发上两手抱臂,腿伸得老长:“一样什么?”


“你觉得理所应当的事情,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安迷修说:“我们现在应该想的是怎么解决问题,而不是把自己的价值观架在金身上。”


“他如果不想明白这事,那永远都没办法解决。”


针锋相对的两人无名火都烧了起来,嘉德罗斯乐得看戏,虽说这两天雷狮的态度仿佛有些改善,可是除了自己谁都看不出来,安迷修的神经大条犹如直男面对不喜欢的女孩子,什么都看不明了。他天天想要和雷狮说点什么,可惜对方不爱搭理他,可能雷狮确实是想说什么的,就是脑子里没有这种应激措施。


蒙特祖玛一直在关注客厅的动向,她本来只是为了听听金的说法去劝凯莉,没想到听到了一场大戏,她给雷德发微信:雷狮可能会和安迷修吵架。


雷德反应十分迅速:我去看戏!


……

祖玛一瞬间根本不想搭理对方。


祖玛收起手机,她看见凯莉还在生气,对方把自己的吉他弹得哐哐响,一边弹还一边唱,你配桃木降妖剑,他会一招不要脸。


……

得了,这边还在气头上呢,说什么都是假的。


雷狮铁了心和安迷修杠上了,什么刺激人的电视剧台词都能说:“我可没有道德绑架他,你这么说不会是因为自己没有所以嫉妒吧?”


安迷修笑起来:“你把家里的东西当成是自己的还很了不起?”


雷狮也笑,不就是笑吗,谁不会?

“我就是了不起,有本事你和我们一样投个好胎。”


凯莉这边还在唱:哇呀呀呀,输在没有钱,输在没有钱——


雷德躲在楼梯上面听得入神,脑子也转得飞快,雷狮现在为了减肥连啤酒都不喝了,安迷修怎么什么都没发现,不应该啊?瞧他的样子也不傻。


安迷修压着气说:“雷狮,你看不起偶像,瞧不起戏子,不代表别人不以此为荣,不会为此努力,有背景确实会是捷径,可捷径也不是永远都能走的。”


“捷径是一时的,所以更要把握好,有资源不用是傻子。”雷狮的气早就起来了,他听着安迷修的话也来气,这个人到底知道什么,说得理直气壮。雷狮冷笑道:“更何况我以为戏子的捷径就是只要长得好看,就能吃遍天下,这条捷径我们都有。你要是长得丑,也不会和我在这里说话了。”


凯莉这边也唱得慷慨激昂:哎唏唏唏,败给好容颜,败给好容颜——


明明是金的事情,两人却吵得不可开交,嘉德罗斯倒是看得挺开心,他甚至听清了凯莉的唱词,直到两人不欢而散时他还听见凯莉在唱,人生在世三万天,趣果有间孤独无解。


上楼之前嘉德罗斯还在留心听凯莉唱歌,不得不说,凯莉确实是没什么唱功的,可是当她的瑕疵变成一种特征的时候,是最迷人的。


凯莉的吉他不再弹了,她唱得越来越小声,仿佛心灰意冷:心怀啮雪大志愿,被人称作小可怜;呜呼呼呼,突样未成年,突样未成年。


金看着两人吵架,什么都没说,只是闷头吃面,所有人都走了的时候,金把面汤都喝完了,他低声接上凯莉没唱完的歌:“苦练含笑半步癫,那我去给你煮碗面。”



评论(6)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