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定义务

将来想去当僧侣和你结婚。

ᴛᴀᴋᴇ ᴇᴀ$ʏ ♡̶

【马场林】我在想一首歌

#你在想什么?我在想一首歌。那你要不要唱给我听?

#之前说的方言梗,马场林恋人磨合期发生的小故事,我的狗血之魂哦

#还没补小说,可能会ooc




牛肉饭加葱末加温泉蛋,再来一杯绿茶,最后布丁外带给林宪明。


马场善治在坐进吉野家那刻就决定好了菜单。他一直认为无论如何自己就算再喜欢什么食物,偶尔也要变换一下口味,才能令自己更加长久地喜欢自己原本喜欢的食物,生活也是同样的道理。


马场带着布丁回家时,林宪明根本不在房间里,他似乎也挺习惯的,等电视剧开始了那人就会从阳台上挪窝了,这是对方的新习惯。


等林宪明从阳台抽了烟回到房间后,只见马场善治一整个人横躺在沙发上打电话,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而电话那头教马场善治中文的沈老师还在喋喋不休关于她本人对日本房产投资的“一点小看法”。马场见林宪明进来了,把那双大长腿蜷了蜷,发现腾出来的空间依旧很小,索性抬着电话坐起身,盘腿坐在沙发上,空出了大半的位置来。


林宪明拿起茶几上剩下的苏打水一饮而尽,按着胸口打了几个嗝,喉咙里好像全是晚餐的味道。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对着他扯开嘴角,努力不发出声音笑起来。


红唇齿白。女装青年脑子里浮现出这么个词,他撇撇嘴转身拿起茶几上的烟又返回阳台,好像根本不想搭理对方似的。


客厅里打电话的声音不停传到他耳里,林宪明拿手机把音乐开到最大,可惜墙壁隔音太差,里面的声音依旧断断续续传来。


手机里的曲子是去年马场背着他和这个沈老师学的,沈老师是个香港人,普通话带着浓浓的港式腔调,所以思来想去就教了马场一首香港的小众流行歌,开头就唱“基本上我只是一个隐蔽的青年”,倒是挺符合马场作风的,遗憾的是林宪明根本听不懂粤语,更听不懂日式粤语,每次听歌都得调出歌词一边听一边看,到现在已经可以完完整整记住歌词了。过了不知道多久,马场瞧着时间差不多,拉开阳台门挤进来:“可算是说完了。”


男人拿了根烟点起来,青年欲言又止,马场则像是什么都感受不到一样,蹲下身与林宪明一起挤在小阳台上,给他理了理被风吹得有些乱的刘海:“刚刚沈老师说,可能人民币限额可能会再调低。”


青年灭了烟迷茫地撇过头看他,两人鼻尖凑在一起,男人蹭了蹭,眼睛弯成一弯:“就是人民币对外汇率可能还会贬。”


“关我什么事?”


“也是。”马场笑笑,“电视剧要开始了,看吗?”


“看啊,今天大结局。”林宪明拍拍裙子站起来:“对了,你又买了布丁?”


“对啊,你不是喜欢吃?”


“哦。”


马场莫名其妙觉得对方十分低落,但是又找不到原因,而且林宪明最近说某句话的频率急速增加,这句话明显不是日语,那只能是中文了,马场总觉得这是个关键。当看到结局是男主角出轨又被原谅这种放飞的情节时,林宪明再次低声骂了一句。


“❐ ❑!”


又来了。


“实在是太❐ ❑了!”林宪明骂着爬上床,“睡觉了!”


马场挠挠鼻尖:“火气别那么大嘛。”


“你也是个❐ ❑!”


听见这话之后男人终于坐不住了,第二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沈老师,进门第一句话就是:“❐ ❑是什么意思?”


沈老师虽然被叫老师,其实也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突然就懵了:“你说什么?”


“❐ ❑,我家那个天天这么说,昨天还这么说我,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也没太听懂,可能是方言,可以帮你查查,你再说一遍。”


“❐ ❑。”马场提高音调努力模仿,“应该就是这么说的。”


“焚嘈,嗯……没有。”


“……哎,反正就是在骂我就是了。”


“马场先生也不要那么低落嘛,说不定是个爱称。”女孩子也不太会安慰他,毕竟教对方唱歌表白的歌都能选《社会主义青年》这种风格的丧气青年。


她笨拙地踮起脚尖,安抚似的拍拍对方因为沮丧而更加弯曲的脊背:“不要那么难过啦!”


“谢谢你啊。”马场笑了笑:“也不是很难过啦。”


林宪明这时候就站在门外,深呼吸又深呼吸。所以说,这就是他最近不吃明太子的理由咯?连吃三天吉野家原来是个暗示吗?


他突然讨厌起了吉野家的牛肉饭。


马场善治一打开门就瞧见林宪明站在眼前抱着手臂一脸不愉快:“今天吃明太子。”


沈老师站在桌子后面,直愣愣盯着那个对着马场生气远去的“女孩子”,根本回不过神来。


“她长得好好看啊,怎么会喜欢上马场先生,暴殄天物啊……”


从那天开始马场善治就远离了吉野家,仿佛这家店已经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不见,他再傻也还是在第五天的时候想到了理由,晚饭的时候嘴里塞着一块明太子开始试探对方。


“沈老师明天约我们出去。”


“去干什么?偶像剧大结局吗?马场善治你这个❐ ❑!去你妈的!”


“她哪里好了?包是去年的爆款,脸上还浮粉,假睫毛都贴不好!”


“……”Bingo,正中红心。


“马场善治你这个肤浅的❐ ❑!”


“我什么也没做,我那天就是问她焚嘈是什么意思,因为你最近老这么说我,但是最后我们一直都没查到,总觉得你就是对我评价不好,已经不好到类似狗血偶像剧结局了。”


“相当恶劣的评价。”


“那你连吃三天的吉野家什么意思!”


“你不是喜欢他们家的布丁?”


“……不是焚嘈,是粪草。就是垃圾的意思,我家乡话。”


“我是垃圾啊,那你是不是垃圾桶?”


“ ❍ ❍ ❍ !”


评论(13)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