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定义务

将来想去当僧侣和你结婚。

ᴛᴀᴋᴇ ᴇᴀ$ʏ ♡̶

【楚路】他举起右手点名#03

*

*第一章


第二章:slow down

“你也找个梦想试试嘛。”

楚子航直到回到家,耳边仍是这句话。他有些烦躁,卫生间里忘记修的水龙头在滴水。

嗒,嗒,嗒嗒。

越听越烦人。楚子航索性从装药的袋子里抽出两袋夏桑菊冲水,然后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抬着热气腾腾的褐色药水接着听水打地的声音。

嗒,嗒嗒,嗒。

那天路明非跑完步把脑袋抵在墙上时,说不定他的汗也是这么一滴一滴打到地上去的。一下又几下,看起来像是在哭。

那他有什么梦想呢?楚子航这么想着,把药一饮而尽。

他喝下药的瞬间,好像还咽下了别的什么,又像是没咽下去,梗在胸口发涨。手机在桌上作响,来电显示是“妈妈”。

满头大汗的中年男人在脑子里说话:“你之后应该会搬去国外和你妈妈他们住在一起吧?那边是个好地方,总比国内好。”

自己的母亲已经有了新的家庭,崭新的一切。楚子航接起电话的那瞬间想,而我去了却不会变成新的谁。

在这里和在别处,没什么不同的,你也想想她吧,做个好儿子吧。

他把胸口里梗住的东西咽下去。

“喂。”



路明非相当讨厌体育课,仿佛每上一次课就要折寿一次似的。

体育这门课仿佛全靠天赋,和听课与否毫无关系,重复劳动是唯一的路途遥远。天气冷得人分明不想要动,却成为运动的理由。

男生站在起跑线面前,体育老师的塑料哨子仿佛都镀上了一层寒气,干燥又厚重,晃得他眼花。

路明非在哨响后跟着一群疯了的年轻荷尔蒙狂奔,仍旧没感受到任何温度,反而越发冷。跑到后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跑了几圈,脑袋仰起来像脱水的鱼大口喘气,却看到二楼窗户里垂头看自己的楚子航,带着他特有的冷冽。

——他是在我跑最后一名的时候记住我的。

——他又在看我了,不想丢脸。

路明非突然对着对方咧着嘴笑开了,累极了的笑,或者说只是个咧开了嘴的表情。

楚子航看着他的嘴一开一合,好像在说话。

师兄,我要跑第一啦!

说罢,路明非手脚并用,张牙舞爪地往前冲起来,跑到终点时扑在了地上,身后是一群哀嚎的人,可下一秒他又迷迷糊糊听见体育老师在吼自己。

“快爬起来!你还有一圈!都被套圈了还有脸皮趴在地上!”

路明非翻了个身,和楼上的楚子航对视,对方贴了一张纸在玻璃上,字大而潦草,笔锋划破少年的肺,热气全都冒出来。

“是第一。”

他咳着嗽爬起来接着往前跑,脑袋仰的高高的大口喘气,眼里只有那三个字,好像要在呼吸间把这行字,这个人印在肺里。

体育课结束之后是大课间,楚子航收拾东西飞快下楼,在看到路明非时又慢下脚步,慢吞吞走到对方面前。

“慢慢来。”

评论(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