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楚路】他举起右手点名

#架空高校不良少年……吧,把名字改了,还是喜欢这个



他习惯在枕头底下放一把刀,以防有人突然给他带来一个蛋糕。


序章:暴力平庸

整间教室里最鲜活的生物是飞舞在半空打架的那两只苍蝇,楚子航坐在最后一排认真钻研苍蝇打架,一节课下来脖子都没转过。不得不说,苍蝇打起架来,颇有几分空战的气势,还会拉锯战,先进。

楚子航左边的邻位紧靠垃圾桶,坐在最后一排的人是和扫帚拖把垃圾桶养在一起的,基本片场还停留在热血高校。

挨着垃圾桶的两个“泷谷源治”,一个看书一个嗑瓜子,右边那个瓜子嗑完了,探头过去问:“在看什么?”

“尼采。”

“踩什么?”

“傻逼。”

“哪儿有傻逼?”

“我说你傻逼。”

楚子航闻言把椅子挪远了点,下一秒看书的男生被踹翻在地,垃圾桶整个扣在脑袋上,讲台上的老师吓了一跳,随后看了眼时间:“行行行,放学。”

教室里的学生全数活了过来,起哄的起哄,跑的跑,隔壁办活动的幼儿园还有孩子在高声合唱:“葡萄成熟还早得很啊——”女生的尖叫声夹杂在其中不算太突兀。楚子航抬抬眼,拎起书包偏头躲过一张浇满果汁的卫生巾。

“楚子航,别忙着跑啊?”一个寸头男生嚷嚷着:“听说你昨天把我弟给打了。没爹养没娘教的杂种还这么猖狂?老子今天……”

打架最忌讳开场白多,开场白多的,基本打不起来。楚子航今天赶时间,听明白就上手一把把寸头撂翻,然后捡了地上的卫生巾塞对方嘴里。

“还你。”路明非抬着瓶橘子汽水,站在后门目睹了这起凶案,顺便在心里声情并茂地帮楚子航配了个画外音。

他觉得话剧里说得没错,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视力差所以脑子为此也可能变得不好使。

楚子航看起来没什么变化,慢吞吞往路明非这边走。身后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寸头被一群人围起来嘲笑,连打架都不会你还能干什么?

虽然对面的人仿佛波澜不惊,路明非却觉得他应该挺难过的。

路明非想,我想请他吃火锅。


评论(17)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