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黑花】“今日无事。”

# 家庭煮夫黑瞎子

# 日常,回坑交党费




1




老王带队打三俗,大半夜了也不下班。因为上头领导说了,只要是有俊男靓女的地方,那就有三俗。俊男靓女不回家,你们不下班。


片区里最后那家营业到凌晨四点的大排档是最后的三俗,老王一眼瞅见三俗门口站着俩帅哥在说话,一个穿着粉衬衫,一个戴着墨镜,应该是在等人。粉衬衫那个把手揣兜里说:今儿挺冷。


旁边戴墨镜的把烟灭了说:今晚和我睡就不冷了。


粉衬衫没听见似的,自己往下说别的去了:明天开始我就不出门了,太冷了。


黑眼镜:行吧,不出门你吃什么?


粉衬衫:你下面给我吃。


黑眼镜:什么面?


粉衬衫:牛奶泡面。


黑眼镜:得嘞,加蛋不?


粉衬衫:两个。


老王寻思着这两人从长相到对话都够俗,打了得了。还没站起来呢,两人面前停下辆劳斯莱斯,黑色的。从上面下来一帅老头儿,老王认识那老头,是他们这个区的广场舞之王,北京市里多少老太太想和他跳舞,可是谁都没机会。听说他想当独舞冠军,但广场舞比赛没独舞项目。


老王他妈也想和这老头跳舞,她说:这人身上有钱味儿,香。


老王原来觉得他妈是肤浅,现在老王觉得姜还是老的辣,转头叫手下的小年轻办事。


“今年街道的广场舞比赛,多加个独舞项目。”




2


第二天大早黑瞎子背个帆布包揣着手就往外去了,卧室里的解雨臣则翻了个身把被子朝脸上拽,将整个脑袋都裹住,又在鼻子那里扒拉条缝出来以供呼吸。


黑瞎子这次出门挺早,没赖床,路上见着的全是熟脸,老头老太太们都认识他。


热情的老太太不在少数。


“瞎子又来买菜啊?”


“是啊,我家那口子想吃炸酱面,又嫌外面的脏,我就说出来买点料回去给他做。”


“哎唷,我们这块儿的小年轻就数你最宠媳妇儿。”


阴阳怪气的也有:“哪个做正经工作的年轻人会大清早和我们这些老人一起买菜的?”


“都不是赶着去上班的?”


“嗨呀,您看我这不是眼瞎嘛?我们按摩馆十点才开工,不用去那么早。”


“没真瞎就找份正经工作!”


“别理张阿姨,就她儿子考了个公务员!”


说话间,窜出个小子来坐在地上不走,嚎啕大哭,他妈也拉不走他,小孩儿边哭嘴里还边喊:“我不去幼鹅园!不去!”


伤心得不得了。


黑瞎子见过这小孩儿,天天早上都要闹,幼儿园是龙潭虎穴,他不去。解雨臣晚上和他散步的时候也提过,说那幼儿园里的老师会打人,说是霍秀秀说的,还说家长都同意,管不住就该打。


男人往前一跨蹲到小孩边儿上,悄悄和他说话:“认识我不?”


孩子抽抽噎噎的:“不认识。”


“我是个云游半仙,今天看你可怜,来救你的,只要你不告诉别人我是半仙,我就告诉你怎么办。”


“为森么?”


“那样你就会消失了。”


说完他还把自己帆布包给小孩看,上书四个大字:云游半仙。底下还写着几排小字,竖的。


“认识上面的字不?”


“不认识。”


“面相占卜,铁板神数,踏罡步斗,书符念咒,奇门遁甲,测字算卦,梅花易数,寻龙点穴……哦对,奇门遁甲寻龙点穴我只会一点。”


“为什么只会一点儿?”


“电影里没讲清楚,就没学会。”黑瞎子扶了扶墨镜:“这不重要,我和你说,谁打你,你就打他肚子,就是别当面,别被逮到,也别承认。”


“最后,打完记得跑快一点。”


“你是个好孩子,你不打人,对不对?”


“对!”


“行,去吧,上战场了。”




3


黑瞎子拎着早点和刚买的菜回到家的时候解雨臣已经起床了,但还坐在床上,手里捧着个保温杯慢慢喝,目光涣散。


他想,下次还是五点过十分就起床,不然太困人。


原本放在楼下躺椅旁边的答录机被搬到了这间卧室,这次答录机里说话的声音倒是十分简短。


“今日无事。”


答录机刚关上黑瞎子就进来了:“给你买的豆浆和小笼包。”


解雨臣将目光慢慢聚焦到黑瞎子的脸上:“什么馅儿的?”


“都有,你要吃什么的。”


“那就都行吧。”说罢,解雨臣继续窝在床上,两人沉默地凝视对方,谁也不动。


盯————


三分钟后,黑瞎子点点头:“好。”


解雨臣:“嗯。”


黑爷迅速到仓库里翻箱倒柜,把一张小木桌倒饬干净支到花儿爷面前,又把早餐放桌上:“请吧,您。”


解雨臣:“退下吧。”


“好嘞!”




4


“对了,中午吃什么?”


“曹雪芹。”


“什么?”


“炒雪里红,还有炒芹菜。”


“……有肉吗?”


“羊肉炒雪里红,芹菜炒牛肉。”


“好。”


TBC



评论(7)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