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大娱乐家#05

高考加油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押着韵,作着词,最后沦落成婊子。”


第四章


雷狮在手机里下了一个计算卡路里的app,当输入目标体重的时候,他手顿了一下,Lucy根本没说什么程度才算瘦下来。


他随手选了个减重五公斤,茶几上放着祖玛刚买的新鲜香蕉,雷狮一边查卡路里一边剥香蕉,水果热量不会高到哪里去的。在他吃了一口后,屏幕上显示,香蕉一小根就要100千卡。


“……”青年再看每天只能摄入500千卡的目标,臭着脸把香蕉吃完了。


坐在一旁的凯莉怜悯地看看他:“想吃饱吗?”


雷狮对着她凝重地点了一下头:“想。”


而当两人站在沙拉店门口的时候,雷狮对凯莉肃然起敬,不愧是以减肥为事业的女人。雷狮进去就点了一份大份没有沙拉酱的蔬菜开会,凯莉则在三明治区转来转去,手里拿着两个看似一模一样的三明治细细端详,最后她郑重地选择了其中一个,好像她拿的不是一个三明治,而是一件艺术品。雷狮皱眉,可能其中有什么玄妙,在那一刻他对凯莉的卡路里控制能力已经达到一种近似信仰的地步了。


“你为什么买这个?”雷狮郑重其事发问。


“因为它好看啊。”


“……好看?”


“对啊,我和你说,虽然都是吃的,但是这个三明治那么好看,我觉得每个女人一生一定要拥有这么一个三明治的。”凯莉捏着嗓子娇俏地对着雷狮笑。


……我相信她真是见了鬼了。


听见这话的售货员小哥手一抖把那个貌美如花的三明治摔在了地上,他抬起头惊恐地看向凯莉,他把店里超级会员的艺术品给摔了:“您要…要换一个吗?”


凯莉摆摆手拒绝了,售货员小哥觉得相当不可思议,他是认识凯莉的,这个女人曾经为了找补的三角钱找来了他们经理,现在她却连摔在地上的三明治都不换了。售货员感激地看向雷狮,他觉得自己应该报答凯莉。


“您女朋友真的很善解人意!”


雷狮懒得说什么,他现在只想回家吃自己的蔬菜开会,里面有三颗肉沫。回去的路上他问凯莉:“为什么不换?”


凯莉拧眉:“因为另外那个三明治实在是太臃肿了!”


当天晚上一群人坐在烧烤摊上时,凯莉和祖玛抱怨了这件事,她的手里拿着一串被切成小方块的牛板筋,是盘子里切得最周正的那串。


这天久违地迎来了放假,雷德立刻组了这个夜宵局,为了让自己可以名正言顺吃烧烤——没有人会拒绝烧烤,大家可以一起发胖。


首先答应的就是金,他听见烧烤的时候都疯了,忙不迭跑下楼来问凯莉和祖玛去不去,他说的很委婉:“是雷德组的局。”


祖玛答应了,凯莉和祖玛的关系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挺不错,也答应了。金开心得不行,一阵风似的又跑回楼上去:“嘉德罗斯,雷狮!你们吃烧烤吗!吃吗!我们去吃吧!”


他们眼睛一亮,立刻抬头,回答得简明扼要:“吃!”

雷狮做好了后一天只吃一顿并且必须是蔬菜开会的准备,盘算着给自己点一打啤酒。


雷德在和安迷修还有格瑞交涉:“大家都去,你们去吗?”一起长胖。


其实雷德根本不知道来几人会不会去,但是这不重要,雷德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影帝,说话一定要面不改色心不跳。安迷修觉得这是和大家多相处的好机会,答应得干脆利落,格瑞不爱吃烧烤,伤嗓子,可是晚上也没什么事,去了就当消磨时间。


“好。”


两个小时之后,金坐在凯莉旁边挑长得好看的烤串,笑得一本满足,真想天天都吃烧烤。安迷修不明白这种玄妙的感情,准确来说是在坐的男生除了雷德都不明白这种感情,安迷修问雷德:“金怎么不吃?”


雷德抬起埋头苦干的脑袋摇晃:“因为爱情。”


“他喜欢凯莉?”


“他喜欢很久了,凯莉在网上发布的每一首歌他都会唱,据他说是在好久之前看过凯莉在酒吧的演出,就迷上了,他喜欢凯莉喜欢得不得了,恨不得以身相许。”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他现在就在这么做。”


雷狮看了那边一眼,心想金的秘密藏不了多久了。最后自己的秘密,还是被自己泄露了。吃完饭之后凯莉跑去找卫生间,大家收拾好等着她回来,格瑞和安迷修掏出手机打滴滴,深夜回家的人在虚拟世界里排成长队,他们一人排一辆,好不容易快到他们了,却发现凯莉还没来。


“我们去找找吧。”安迷修永远都是最操心的那个人,一个小姑娘大晚上一直没回来,如果遇到危险就糟糕了。


他和格瑞去找人,回来的时候却只有格瑞,他跑得飞快,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喘,他把两只手机都塞给祖玛:“祖玛你站在原地等车。”


然后他说:“那边出了点事。”


几个男生浩浩荡荡地就跟着格瑞过去了,祖玛站在原地没动,心里却像擂鼓似的,她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悄悄跟过去。


其实安迷修和格瑞找着凯莉的时候不算晚,凯莉那时候刚刚被几个喝多了的男人围住。两人刚走近就听见醉醺醺的烂话在往凯莉面门上砸。


“知名歌手凯莉小姐,”男人已经喝红了的三角眼肆无忌惮地扫视着凯莉,嘴角的唾沫星子反射着灯红酒绿,缭乱得让人恶心。


“怎么最近不去酒吧了?好多老板还拿着钱等你呢,大歌手——”


“我们钱给得还不够啊,大哥。你忘了人家可是签了大公司的,在有钱人床上巡演一个来回,哪还待得住小酒吧?”其中一个黄毛肆无忌惮喷撒着酒气,眼睛快要把凯莉胸口的布料撕开来。


安迷修第一次直面这么粗俗的话语,又看凯莉低着头不说话,青年骨子里的骑士道精神和保护欲顿时炸满整个胸腔,他捏紧拳头冲了上去。


格瑞比安迷修冷静一点,他压住内心的不满,点了点对方的人数,便跑回去喊雷狮他们。


所幸大家赶到的时候双方还没动手,安迷修把凯莉护在身后,脸色相当糟糕。大家都喜欢看比自己好的人出丑,看安迷修只是一味护着凯莉,为首的男人掏出两百块钱扔在凯莉脚下:“也陪我们睡睡呗?”


大家都喝了几口酒,雷狮喝得最多,醉鬼才能打赢醉鬼,他的嘴角翘得老高——就算没听见前面,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谁看得起戏子?


“你那点钱连鸡都睡不到,更别说是睡个奢侈品。”


祖玛也看见了,她倒吸一口凉气,转头快速扫视四周找有没有摄像头,她把两只手机放进挎包侧袋,随后掏出自己的手机紧紧握在手里。


雷狮叼起一根龙凤呈祥继续说话,说句实在的,他说话是这群人里最难听的,只是平时不说罢了。


“价值三千万的屁股是你能操的?”


“穷鬼就是目光短浅,拿着你那两百块钱回去给小穷鬼买个可以换衣服的贴纸洋娃娃算了。”


金想捂住自己的耳朵,那几个姿态晃悠的男人往这边走过来,雷狮丢掉烟头,加上最后一把火:“同样是被狗上,当然选三千万的。”


“我给你三秒,道歉。”男人瞪大眼睛,他们心下咬定这群小白脸不敢硬来:“一,二——”


雷狮抬起手一拳砸在男人鼻子上,张狂得过分:“三。”


这一下把所有人都砸懵了,嘉德罗斯反应迅速,拎起手边的小木凳丢过去,正正砸中黄毛的脑袋,他抡着拳头去打久违的人肉沙包:“一群孙子!”


战局开始得突如其来。


金一边懵一边把自己的脑袋往对方下巴上磕,他觉得自己的心里和头都很疼。


祖玛站在不远处接到两个司机的电话,人都到了,车停在烧烤摊门口,祖玛冷静道:“我们马上就来,请在我们上车之后就立刻开车。”


然后她掏出自己的电话,尽量克制住颤抖的声音报了警:“小街的推子烧烤店里有人醉酒闹事,打起来了。”


她瞥见凯莉见缝插针地在对躺下几个男人下黑脚,还有人鼻血横流,她继续说话:“还见血了。”


随后蒙特祖玛挂了电话就朝着那边大喊:“车来了!!在摊子门口!”


“夏利和奥迪!”


雷狮和嘉德罗斯眼睛再次亮起来,同时抬头:“我要坐奥迪。”


一群人丢下躺着的男人们往外跑,坐上车关起门,一气呵成。


金坐在车上,气都没喘匀,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了:“凯莉你没事吧?”


凯莉点点头:“没事。”


雷德坐在副驾驶上转头往后看,眼睛不住往祖玛身上瞟:“没受伤吧?”


“没事,倒是你们,没留下伤口吧?”祖玛紧紧握住凯莉的手,手心冷汗直流。


另一辆车比这边冷静得多,雷狮和嘉德罗斯从小都是混子,学习好的混子,能打也能学,谁都压不住,安迷修和格瑞虽说平时瞧起来是端得住的,可是哪个男孩子没做过热血高校的梦?


雷狮回到宿舍之后就开始洗漱,什么都没说,嘉德罗斯则还在回味小街烧烤多么美味。


凯莉回去之后仍旧一言不发,祖玛其间一直拉着她的手,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她不会安慰人,留在难过的人旁边什么都不说已经是一种安慰了。


谁的难过都需要安慰的。

就算是凯莉。


两个女孩坐在床边上,凯莉的脑袋埋在祖玛发间,胸腔里发出几声压抑的呜咽,最后爆发出来,眼泪顺着祖玛的颈间流下去,滚烫到冰冷。她说:“我好难过啊。”


“我真的很难过。”


祖玛木然地看着前方,她也很难过。直到雷狮敲响两人的房间门,黑发青年稳步走进来,放下两张崭新的一百块在两人面前。


他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不在乎,无所谓。


“喂,三千万,这是属于你的两百块,我给你拿回来了。”


凯莉抬起头,她知道这不是刚刚的钱,表情又哭又笑:“这两张钱挺好看的。”


雷狮想,这是嘉德罗斯钱包里最新的两张连号,当然好看。


他说:“这是你的。”


凯莉笑起来,尖锐,悲怆,像是唢呐里面被迫发声震动的薄铁片。


“这当然是我的。”


评论(7)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