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方应看】我老公开始孕吐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  @东风不与. 点文,从得知怀孕到生子的你,方应看x你,第十九天

# 特别感谢邦迪富婆带我开这个脑洞,感动。

# 后续大家可以看:唳蝉


一、


你最近吃什么都不觉得好吃,反而有些平时不喜欢吃的觉得特别好吃。后来吃啥吐啥,精神不太好,总是头晕,亲戚也没来。


方应看觉得你肯定是怀孕了,传了太医来给你看。


“贵夫人这是喜脉啊!”


你眼见着方应看冷静地给人赏了钱,又给府里的下人全赏了钱,你心理不平衡了:“怀孕的是我,你应该给我赏钱。”


“我一整个侯府都是你的,没什么可赏的了。”


“那你能不能开心点?”


“我很开心。”方应看转头看向你,表情有些不受控制,但又想要极力控制住似的,最后扭过头往外面喊:“彭尖,接着赏!”


“再翻一倍!”



二、


在你确定怀孕的第二个月,方应看变得有些奇怪。


起初你没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你怀孕之后状态特别就糟糕,各种意义上都是,所以发现得有些迟,净忙着吃了。侍女去厨房传菜的路上你能改三五次菜单,把菜抬回来的路上还能改,于是侯府的大小厨房二十四小时开火等夫人点菜,房里有至少两个侍女永远在待命。因为怀孕,你脸上爆出了大片大片的痘,还泛红,到后来压根看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你觉得自己丑死了,方应看却像是没看见似的:“你不是挺好看的吗?”


方应看自从得知你怀孕之后,每天都小心翼翼地陪着你,你嗜睡,于是想睡就睡,在你睡觉的时候他就抬本书坐在房间里看书;你要吃什么就让人给你做什么,不吃了那就他吃;要出门,那就想去哪儿去哪儿,软轿伺候,肚子还没大,人先整个儿地粗壮了。


到了第二个月时,你才发现了不对。你早上起床时总会吐,方应看此时就会面色如常地叫人就来收拾,然后出去晨练。


你对他第二月开始每天雷打不动的晨练相当不满意,明明头一个月的时候他天天陪着你,存步不离。现在才第二个月呢,他就开始时不时出房间溜达溜达,和你散步的时候也会突然失踪一会儿又出现。吃饭也是吃得不太多了,虽然时间都不长,可这让你觉得自己失去了来自方应看的重视。


直到有一天你忍不住了,早上吐完之后迅速跳下床跟踪方应,你总觉得他不是去晨练的。


果不其然,他没走两步就捂着嘴跑到最近的茅厕里,你听到了清晰的一声“呕——”。


……他果然是嫌弃我了,嫌我老吐,嫌我烦,觉得我脸上的痘恶心。我就说呢,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脸上的痘恶心人,他怎么可能不介意,我自己都嫌我自己烦,他怎么可能不觉得我烦,情人眼里出西施那都是假的,等孩子生下来了,我就彻底失去爱情和生活了,连仅存的美貌都搭进去了!


你稳住心神,跟着他又绕到了小厨房,他在小厨房里叫了别的菜吃,吃得特别多。


得了,方应看连饭都不愿意和我吃了,宁愿躲在小厨房里吃饭都不愿意和我一起吃了,可不是没爱了吗?怪不得和我一起吃饭都吃得那么少了,原来是真的不爱我了,嫌我丑嫌我烦嫌我讨人厌。


你站在小厨房门口“哇”地就哭出来了,哭得相当凄凉,哀伤得不行。


方应看转头看见你被吓了一跳,瞧你哭得稀里哗啦,筷子往灶台上一扔冲着你过来了,眉头拧得死紧:“你怎么出来了?”


“我再不出来都不知道你不爱我了!”你哭得惊天动地,一股子孟姜女要哭倒长城的架势。


“你就是个渣男,我就知道,你是不是等孩子生出来就要纳妾了!娇媚妾室纳他个三五成群的,看着漂亮姑娘在你家里成天姐姐妹妹的勾心斗角,你就特开心是不是!”


“庸俗!嘴脸丑恶!渣滓!垃圾!呸呸呸!”


他头一次发现自家这个宝贝姑娘边哭还能边忍住打嗝的欲望嘚吧嘚儿骂人,丝毫不带停顿。他上前搂住姑娘,抱在怀里,哄孩子似的拍着对方的背,下巴颏搭在她毛茸茸的头顶上:“原来你嫁的是话本里的方员外啊?肥头大耳,好色贪财。”


你抱紧了他,越哭越小声,抽抽噎噎:“也没那么差,方应看不仅比方员外长得好看,还家财万贯,否则我才不嫁。”


“我又不瞎。”



三、


你后来知道了方应看为什么躲着你吃东西,还躲着你吐了。


你老乡来看你的时候给你科普了个词:妊娠伴随综合症。他简明扼要给你讲:“就是神经了,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他天天儿的吐啥啊?”


“他也妊娠呢,就是高兴过头了。肯定不是不爱你了,前两天还打发了个送上门的女的,呸!狐狸精!”


“你说的对!就是狐狸精!呸!”


还是你老乡了解你,句句戳你心里,陪着你骂了大半个下午的狐狸精,走前又给你留了点出去游历时捡的垃圾,特意嘱咐你:“礼物不能少,就算好感度满了,该攒的垃圾还得攒,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开新剧情了!”


方应看在旁边陪听了一下午,愣是没听懂你们俩在说啥,他倒是已经习惯了,你俩凑一起说话就从来没正常过,嘀嘀咕咕嘀嘀咕咕,两只傻鸟凑一起能叫唤一天。


等老乡走了,方应看正和你说着话呢,又想吐了。


你这次表现得异常宽容,他边吐你还边给他拍背:“要不要躺一下?吃不吃酸的?我喊人给你熬点粥呀?”


神通侯方应看,失去了尊严。



四、


过了段时间,方应看果然全好了,尊严也全都回来了。可惜,你自从显怀之后,变得越发不正常。方应看在你面前,连呼吸都是错的,尊严又一次离他而去。


你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冷不丁儿地开口骂他:“方应看,你能别出声吗?”


他看书看到一半,抬起头:“我没出声。”


“你思考的声音打扰我睡觉了,你出去!”


他连叹气都不敢叹,怕你和他急:“……好。”


等你醒了,发现方应看没在,还是急了。


“方应看!方应看!方应看!!!”


他听见你叫唤,让彭尖下去办刚刚交代的事,自己先回来了:“怎么了?”


你嘴一撇:“你怎么没在啊!”


“我思考不是打扰你睡觉了吗?”


“那我睡着了你得进来陪着我啊!你是不是嫌我烦了?”


“我没有。”


“你就有!”


“好,我有。”


彭尖在外边儿听见了个大概,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侯爷非得把自己打发走了,不能给外人知道这种事情啊,侯爷太惨了。


姑娘的喜怒无常越到后来越严重,想吃的东西也变得奇奇怪怪,并且随时随地都能哭。


“方应看,我想吃西瓜。”


“秋天哪儿来的西瓜?”


“你女鹅和我说的她想吃。”


“为什么是女儿不是儿子?”


“女儿好啊!女儿是我的小棉袄啊!你是不是不喜欢女儿?你重男轻女!”说着你悲从中来,哭起来了:“我就想要个女儿,是不是如果是个女儿你就要抛弃我们可怜见儿的母女俩了?!”


“女儿啊,你好惨啊!”


“……”


等到了中秋,姑娘一整天看起来都很开心,方应看也终于松懈下来,没想到晚上赏月的时候,她兴冲冲刚挪到外面呢,抬头一看天,又哭了,哭得戚戚哀哀。


彭尖站在旁边悄悄问伺候姑娘的侍女:“不是要赏月吗?为什么哭了?”


还没等侍女回答,姑娘先抓着方应看忧愁了:“今天的月亮为什么不圆啊!嫦娥怎么办啊!”


“她到了中秋好不容易能住个大点儿的地儿了,现在差了一块儿,好惨啊!”


方应看从善如流:“彭尖,拿纸笔来!”


等拿到了纸笔,方应看大手一挥在纸上画了个巨大的月亮。姑娘还坐在椅子上抽抽噎噎呢:“你干啥啊?”


“给嫦娥画个大房子。”


“呜呜呜呜,方应看你真的天下第一好!”



五、


十月怀胎,你终于要生了。在生之前,你还是不想给他看见你的丑态,于是嘱咐彭尖拦住了方应看,别给他进来。


方应看在外面听你叫得凄厉,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准备进屋,立刻被彭尖拉住了:“侯爷,产房见血不吉利,不能进去。”


“有什么不吉利的!”方应看一皱眉甩开手就要进去。


彭尖又拉住了,给方应看讲道理:“侯爷,您真的不能进去,您进去了碍事。”


“我就看看她,能碍什么事?”


彭尖也急了:“你会挡路!”


“……”


两人沉默了三秒,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号哭。方应看甩开彭尖就往房间里去,产婆看到方应看笑得十分喜气:“是个千金!”


方应看没看孩子,让彭尖给产婆打赏,自己蹲在地上拉住你的手:“是不是特别疼?”


你说不出话来,嗓子都喊哑了:“嗯。”


“拿水来!”他皱眉,一口一口给你喂水:“下次咱们不生了。”


“不能让你再遭罪了。”


“要是我能替你就好了。”


你笑了起来:“你不是替我吐了吗?”


“你不看看孩子吗?你不是很期待她的出生吗?”


“孩子什么时候都能看,但你的现在,我只能陪这一次,也只愿意看这一次。”


评论(20)

热度(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