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轰爆】未命名 #02

# 现代架空,年龄操作。

# 恶霸总有一天要被民女强占的:)




# 02:给他一瓶可乐


爆豪胜己冷漠地坐在餐桌前,看着桌上的老年养生绿色午餐食谱难以下筷。纠结半晌,最终还是把属于自己的那份吃个干净,胃里嘴里全是菜味,寡淡寡淡的。


——是什么妥协了我的食欲?

——是我妈。


快晚饭时爆豪不动声色地到厨房里转溜了一圈,终于挥舞着白萝卜爆发了。然而,母子二人的愤怒呐喊沟通法并未令食谱有所改善,斗败的大公鸡胜己君离开了家,前往上校爷爷的家,企图用炸鸡维持自己心灵最后那块净土。


上校爷爷家总是很受欢迎,爆豪胜己抬着餐盘一眼瞧见轰焦冻。男人心无旁骛地在看电脑,手边的碳酸饮料在透明的塑料杯里嘣咚嘣咚往上窜,前仆后继,制造出乱哄哄的气息。他周身也是乱象丛生,戴着生日帽的小男孩被彩带喷了满头满脑,笑得十分热闹,面前的小猪佩奇蛋糕上插着个大大的“6”形状的渐变彩色蜡烛。各种各样的孩子在地上跑来跑去,欢呼尖叫,好像满六岁就是大人了,是十分值得庆祝的事。


整个餐厅里只有轰焦冻显得十分冷静,他从不抬头去看眼前的一切,只面无表情地摆弄着电脑。吃完的汉堡纸被他好好叠起来放到装薯条的盒子里然后压平,用过的纸巾也叠得整整齐齐放在盒子里,仿佛他的餐盘里除了薯条盒子和碳酸饮料就再无其他。


爆豪胜己环顾四周,哪里都是孩子,哪里都坐着人,只有轰焦冻对面的椅子空着。爆豪相当自然的抬着餐盘坐到轰焦冻的对面,自顾自拆开汉堡吃起来。


轰焦冻抬头看了一眼又把注意力集中回电脑上,过一会儿他掏出手机给丽日打电话。


“喂,丽日,你昨天发给的报告十三页的反馈参数和后面矛盾,你看一眼。”


爆豪记得现在轰焦冻应该是公司里的人力资源总监,他们俩的公司有商务合作,爆豪是营销总监,按照两人现在所处的位置,压根儿遇不上。只不过你我本无缘,全靠下属笨。那次项目对接出了大问题,爆豪胜己带着人来轰公司道歉,进电梯就遇上要去开应急会议的轰焦冻,对方在知道爆豪是总负责人的时候,甚至好脾气地对着那个失误了的人笑了笑。


“你的应急措施做得不错。”


“下次小心点就没关系了。”


等从轰公司出来,爆豪立刻将那人从春风中的温暖一脚踹回疾风暴雨。


“你他妈还想有下次?道完歉你就该滚蛋了!”


“不长脑子出来工什么作!老子给你擦屁股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那人不服气,离职之后转身就给轰公司投了简历,初试都没过,还说要见轰焦冻,说你们轰总监夸过我不错的,结果被丽日叫保安把人打发走了。把看在爆豪面子上说的场面话当真的人确实很少见,这件事一度成为两个公司以及各个部门的笑话,当事人反而不自知,一直想见轰焦冻。


等轰焦冻打完电话,爆豪开口:“听说那小子还在你们公司闹?”


“那小子?哦,你说他。”轰思考了两秒才意识到爆豪在说谁:“都是丽日在叫人处理,我不太清楚。”


轰觉得这个事情没什么好说的,但习惯性把聊天继续下去:“你怎么不在家吃饭?”


爆豪胜己显然也听出来了:“阴阳脸,你这种习惯性的假意体贴挺让人恶心的,没人和你说过吗?”


“从来没有,我以为这是种社交礼貌。”


“过分的社交礼貌就是虚伪。”


“哦。”轰焦冻不再接话,低下头继续看电脑。


爆豪吃完汉堡,把纸揉成一团扔在餐盘里,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喝可乐。他知道轰说的那个叫丽日的女人,笑起来特别好看,说是他们公司行政部一枝花。


唯一一次见到她是在后来的庆功宴上,印象不太深刻,没什么好说的。当时两个老板对对方都不满意,却又需要继续合作下去,在处理方法上倒是一拍即合,组织了两个公司的下属吃饭,两人抬着酒杯虚与委蛇,没撑到后半场就跑了。轰焦冻当时也在,比上级还敷衍,酒基本没怎么动过,死盯着生鲜和蔬菜吃,一口油腻的都不夹。


老板一走,轰焦冻就站起来了,说自己要去厕所,然后一去不复返。


这些都是爆豪听切岛说的,他们几个都是一个高中的,轰焦冻打完招呼之后一点儿和他们聊天的意思也没有,切岛和上鸣也不去自讨没趣,谁都知道高三那年轰和爆豪闹掰了,怎么可能和他们多说上几句。


爆豪胜己当时在结账开发票,其实也准备跑路了,和同样想要开溜的轰焦冻狭路相逢,轰做事做人看起来老牌得不行,遇到爆豪了也不露拙态,说白了就是多年来练就了厚颜无耻的神功。


爆豪那天喝得有些晕,对着前台新来的女孩子挥斥方遒:“你这发票写得不对!”


轰焦冻看他喝大了,十分放心,上前道:“我来写吧。”


爆豪看不清轰的面目,只觉得这个人真他妈好看,好看到想让他转行当个恶霸。于是那张轰焦冻写的发票,至今还留在爆豪钱包里。


爆豪胜己一想到这件事就来气,眼前的人还在看报告,理都不理他。于是爆豪恶霸努力压制住自己的火气:“你手上的绷带还没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民女轰焦冻面无表情:“没事自己缠着玩的。”


“放你妈的狗屁!”爆豪胜己提高了音调:“你以为我今天也是在过六岁生日吗?”


隔壁桌因为爆豪的怒吼突然安静下来,轰转头向对方的父母道歉:“抱歉,我这个朋友的脾气不太好,他是在冲我发脾气,没别的意思。”


看爆豪胜己的模样对方也不敢招惹,只是嘟囔了几句带着孩子走了,这一块瞬间成为真空地带。轰懒得和爆豪在这种问题上纠缠不休,将电脑合上后下意识用右手在左手臂上下来回抓挠了两下。他的左手难受得不行,左腿也开始不舒服了。


“我要回去了,祝你用餐愉快。”


爆豪根本不给他机会,直接扯住他,嘲笑似的问:“回去继续缠绷带玩吗?”


轰焦冻越发自己的腿疼得难受,爆豪的脸在这一刻的他看来十分惹人生厌,轰想要找东西把自己的腿和爆豪一起砸得稀巴烂才好,他说话慢吞吞的,脸上没一点儿表情:“爆豪君永远都那么睿智。”


“不愧是堂吉诃德。”


爆豪胜己扯住对方的手纹丝不动,他想起来了,他们俩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评论(7)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