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定义务

将来想去当僧侣和你结婚。

ᴛᴀᴋᴇ ᴇᴀ$ʏ ♡̶

【第五人格】开时

到底活着的是谁?

到底他的爱人是谁?



# 01


战争结束了,奈布伴随着群众的欢呼开始了失业,一个国家在离开战争之后,不需要那么多优秀的军人,更不需要优秀的佣兵。这一失业就是将近五年,直到他曾经暗恋多年的人找上他。


现下艾玛坐在他的对面正在倒茶,花茶的香气沁人心脾,可奈布却被热气熏得难受,他一口接一口喝下烫茶,企图遮掩住自己的不安。


“嗯……有人说你已经死了。”这句话真是个糟糕的开头,他悄悄抬眼看对方白皙的脸。


“事实上没有,在你离开之后,我和父亲就搬到另一个庄园了,很幸运那里没有遭受战争的波及,我在那里还遇到了我的爱人,我很喜欢他。”艾玛好像丝毫没有被这话冒犯似的,脸上洋溢着愉快的微笑:“他叫杰克,是一位相当令人着迷的绅士……可惜我的父亲并不喜欢他,认为他是个道貌岸然的坏人。”


“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


艾玛说话的语调沉重起来:“杰克半年前失踪了,我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他,希望你能帮我找找他。他是从伦敦来的,你也是从伦敦回来的,说不定见过他。”


“我很想他。”


奈布的不满仿佛被这句话瞬间放大,对方略带凄凉的鼻音让他想站起来劝慰自己喜欢的人,说不定那个叫杰克的家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他抛弃了你回到伦敦去了,你父亲说的是对的!可惜奈布无法组织出不那么粗鲁的语句来说服对方,他越发感到燥热,歇斯底里的呐喊则开始消散在热气里。


终于,他晃晃悠悠地回答:“好。”


奈布回到伦敦后并没有很认真的去寻找那个叫做“杰克”的男人,他希望杰克永远都不要出现,最好死在了枪击与暴乱中。这个认知让奈布活在自己所构建的虚伪之中,可惜随之而来的是错觉垮塌。奈布告诉艾玛:“我没有找到你所说的杰克。”


对方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几欲崩溃,却又立刻振作起来:“我会找到他的,谢谢你。”


奈布沉默了一下,随即点点头。




# 02


艾玛·伍兹小姐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一个不愿意轻易放弃的人,作为园丁也好,作为一个恋人也罢。这份执着在最后终于给了她一些回报,告别奈布三天后,杰克回来了。


英俊的男人抱着她诉说自己这半年痛苦的经历,好像抱着自己的一切,抱着救命稻草。


“你的父亲,里奥先生对我恨之入骨。”他这么说着:“他把我送到伦敦的精神病院里去,在那里没有人相信我,我想逃出去被抓回来之后要遭受毒打。”


“后来我想到了办法,我开始更加暴力的反抗,最后杀死了那里的医生,那位叫艾米丽的女士,她对我实在是太糟糕了。杀了她之后,我开始接受治疗,终于他们在某一天相信我不是一个精神病了。”


“这些日子比囚禁更加难过,里奥先生一手把我推进深渊,我可以杀了他吗?”


艾玛显然不相信,她的脸埋在对方的胸膛里:“你说什么?”


对方愉快地吻了吻恋人的发旋,笑嘻嘻的:“我要杀了他。”


说罢,杰克松开手大步离去。




# 03


两个月后,农场主里奥先生死了,死相凄惨难看。


艾玛慌不择路找到了奈布,此时这位佣兵先生已经在某位侦探手下谋得一职半位。艾玛告诉他,杰克杀了人,一位叫艾米丽的医生和我的父亲,他杀了人!


奈布按照她所说的线索去向精神病院查询这件事,却没有找到一个叫杰克的人,半年前入院的只有一个叫做艾玛·伍兹的女疯子,后来接受治疗之后出院了,艾米丽确实死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真凶。


奈布仿佛陷入了绝境,他对艾玛说话时试图用一个柔和的表情:“你应该回到精神病院里去接受二次治疗,杰克是不存在的。”


“你告发的是你自己。”


艾玛不住地摇头:“这不可能!”


“我查过了,你父亲战争开始时就被流弹砸死了,不可能和你一起搬到庄园,更不可能讨厌后来出现的杰克,这都是你的臆想,战争对你的伤害太大了。”


奈布话音刚落,艾玛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她回到了病房之中,艾米丽捏着针管站在床边问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她不可置信地盯着对方的名牌,艾米丽习惯了医院里的病人们,她说:“你睡了那么久,我想你可以出去散一散步。”


艾玛看着周围熟悉的摆设,越发喘不上气。


在出去散步的时候,她将床单拴在电线杆上,上吊了。


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她在远处的玻璃里看到了自己涨红的脸,那是她的朋友奈布先生的脸。


end


评论(20)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