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方应看】哎哟

# 关于牌位藏钱的梗,方应看x你,第十七天




你和方应看吵架了,吵也吵不过他,你一气之下选择扭头就走。


原本以为你走的时候他会上来拉住你,走了一小截后,你暗搓搓回头看。


没想到那厮走得比你还快。


操。


你狠了狠心选择搬出去住,也没和师兄他们说,要的就是找不到你这种虐恋情深的效果。


方应看,你爸爸我就等着你哭天喊地来找我。


笃定方应看总会来找你的,所以你也没带多少钱。等了几天,他并没有来,甚至连彭尖都没见到,于是你手里的钱不太够用了。


你思来想去,给自己刻了个牌位,写的神通侯之妻某氏某某之位,又给自己画了一副画像挂在墙上,把剩下的钱藏进牌位。


这样一来,你和钱都很安全。


没想到,贼没被你吓到,先吓到了彭尖。


方应看有事缠身,不得不出趟远门,安排彭尖找你回来。彭尖早找到人了,可是知道劝不回来,得找点办法,所以一直没来。他和手下的老粗们讨论了几天后敲定方案,大家排个班轮流来你住处找你,目的明确,来给你送赔礼的。


彭尖和你最熟,理所应当打头阵,希望可以说动你。


事实上,你根本不用说动,你已经想回去了。


看见彭尖来时,你感动得不行,让彭尖先坐下,你们俩唠唠,企图把对方拉到同一阵线,一起讨伐方应看。


彭尖进屋就看到你的牌位,他看你一点儿异常都没有,牌位一看就是新刻的,垂帘后面的被子很乱也没叠,看起来有人裹在里面似的。你看他看了一眼那边,特别不好意思地说:“家里没什么,喝水可以吗?”


彭尖镇定道:“姑娘你没钱了?”


你夸大抱怨:“早就没钱了,连药都没了。”


事实上你的药还放在柜子里,多着呢。彭尖立刻颤抖着脑补出一出大戏,首先不能让姑娘意识到自己死了,那她就不复存在了。其次床上那个一定是姑娘的尸体,没钱吃药所以病死在床上了,也早早刻好了牌位,太惨了。


“方应看那个大猪蹄子,我走了也不知道来追我,我真的很难过。”


对侯爷的执念,是姑娘的魂魄残留到现在最后的支撑。


彭尖听着你絮絮叨叨抱怨方应看,并表示自己会在这里等方应看来这里给自己道歉,否则你决不回家。彭尖走时失魂落魄,没发现自己的钱袋和礼物忘在你家了。


你对彭尖委婉的资助十分满意,继续等待方应看来。


彭尖回到侯府第一件事就是给你烧纸钱,烧到一半,方应看回来了。七尺的大汉立刻连手边的纸钱都不顾了,踉跄着跑到侯爷面前,声泪俱下:“侯爷!”


方应看皱眉:“怎么了?”


“姑娘……姑娘,您快去看看她吧!”


方应看瞧见不远处还在纷飞的纸钱,甩开彭尖往你的住处去。你在睡回笼觉,完全没意识到有人来了,方应看一进门就看到你的牌位和不远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你。


他气急败坏,大步走向你,走到床边时,又不敢出声了,不知该如何确认你是否还活着,要是真的死了,那他该怎么办?


你总觉得床前有人,睁眼就被方应看痛苦的大脸吓了一跳。随即又板着脸:


“方应看,你来干什么?”


“……我才走了几天,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心中暗喜,彭尖的助攻有作用了。


“我挺好的,不用你管。”


他不提醒你牌位的事情,只是下定决心,就算你是鬼,他也要瞒你一辈子,让你以为自己还活着。


方应看垂下眼:“是我错了,我们回家吧。”


你听后立刻屁颠儿屁颠儿地下床套上外衫:“好呀。”


他看你那么容易就不生气了,更加难过,一言不发。你跟着他出门,走到门口时你突然想起来牌位里的钱没拿,又颠颠儿地折回去抱上牌位一起走。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自己已经死了的自觉?


方应看气不过,从你手里夺过牌位:“这种简陋的牌位有什么好拿的!”


“回去本侯爷给你刻一个海黄的牌位!”


你抢不到自己的牌位,可牌位里又有钱,急得直跺脚:“我只要这个牌位!”


“什么海黄南红的,我才不要!”


方应看心头一紧,她……在走之前,看来是吃了不少苦的。这么一个东西都舍不得放下。


他愣神间,你一把把牌位抢了回来,宝贝似的抱着。就算是方应看,也不能碰我的私房钱!方应看沉默片刻:“好,你拿回家。”


回家后,方应看叫人找了许多上好的木材,镶金嵌玉做牌位,全给供起来,你的简陋牌位放在最高的地方,待遇最好。


你十分满意,和彭尖说:“你看,我和方应看的爱情永垂不朽。”


彭尖:……姑娘心态是真的好。


你在这段时间得到了非常微妙的待遇,出门有人打伞,有侍女跟随给钱,生怕你掏钱似的,周围的人谁也碰不得你,连师兄和你说话都小心翼翼的。


过了段时间你受不了了,问你师兄:“方应看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又不会第二次离家出走,连带着师兄你也小心翼翼的。”


叶问舟心想,你的牌位都钉在最高的地方了,拿不走,你当然走不了。后来他没忍住和你说:“你也不要和他闹脾气,我们都怕你哪天就消失了。”


“我为什么要消失?”


叶问舟不说话了,怎么说?说不了。


没办法,他只好先送你回家,在路上时,你看到府里的厨娘在买菜,正想上前打招呼,不想听到她说:“我们府里多了许多姑娘的牌位,而姑娘的魂一直不走,我整宿整宿睡不着觉,又不能告诉她。看她也是个可怜人,所有人都围着她骗她,仿佛她还活着似的。”


你的脚步停下来,身边侍女的反应极其迅速,押着厨娘回府。你一路上都没讲话,叶问舟也不敢说话,等到了门口,你让他先回去,现在解释根本没用,更何况你有点想笑,憋不住。


想笑完了又想哭,最后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让人给方应看斟茶,说是不用处置厨娘,你要和他谈谈。


你开门见山:“我没死,牌位里藏着我的私房钱,你叫人去看就知道了。”


方应看:“……”


事情变化得太快,他来不及反应。


你喝了口茶:“你说你,我要真是鬼,是你说一句话就会消失的吗?我不是!我要是对你有执念了,就你还想劝走我啊?”


“你就是我最大的执念了,除非你死了,不然我根本不会走。”


“不管我是死是活,你都应该告诉我事实,我们俩一起承担。你都养我了,还不给我和你分担烦恼,第一次听说侯府还带养猪的。”


等你噼里啪啦一口气说完,方应看站起身摸了摸你的脸,松了口气,你问他:“你不信?”


“你不会骗我,可是我会怕。”


“可是你死了我也安心,至少刀剑伤不了你。”


“我就是……”


我就是后悔,你走了我就开始后悔,以为你死了时,我又后怕。我生来是人,但现在才发现我是人,因为我这时候才开始既悔又怕。


我一直觉得不能用我对你的好来拴住你,因为我不愿意承认,我太寂寞了。


你要是真的消失了,那就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可是,我已经不想一个人了。你走了,我依旧能活,只是不一定能活得如现在那么好了。


或者说,永远不会了。

评论(29)

热度(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