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定义务

将来想去当僧侣和你结婚。

ᴛᴀᴋᴇ ᴇᴀ$ʏ ♡̶

【狛日】贾巴沃克岛的第一场死亡

赠与 @要吃草莓吗 


到底哪只手是我的?又到底哪只眼睛是他的?


其实在这个世界里,这些全然是无关紧要的事。不论我的哪只手被斩断,血液如漏了油的汽油箱淌出又干涸,我都会疼痛叫嚷;不论他哪只眼睛被鸟啄了去,眼眶成了黑洞,流脓淌浆,他也一样会失明哀嚎。


我的幸运是被猫衔在口里的那只飞蛾,人们对这一愚蠢的真相视而不见,如同他们对我们的眼眸和双手视而不见一般。


这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作为。


在某一个下午,天气晴朗,只要是没有雨的天气都算是晴天,毕竟我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我在那个晴朗的午后用自己比鸡蛋更脆弱的骨骼去冲撞高墙。因为我发现高墙总是雨季,而我不喜欢雨季。就像我不喜欢日向创,他就是他,没有我想象的神通。剥开金币的外壳,里面只有巧克力,是自欺欺人。


这样一想,我厌恶的是我的偏差。


他则什么都没有做错。


我又喜欢上他了,在我死前的那一刻。


爱意的开端是另一种死亡,病因是他不爱我,让我死于单恋。


都说人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死的,就像我醒过来时,他守在我旁边,轻而易举又困难。我再次看见了深渊,里面有只柔软巨大的怪物,它伸出生锈的舌头,上面长出一朵又一朵的玫瑰,扼住我的咽喉,尖刺扎进软肉,脑仁的号哭令我失声。


虽说时日无多,可求生欲本能地让胃酸沿着喉管流出腐蚀尖刺。我得以对他说话,又怕我说了话他不再垂青我。说来本该是我垂青他的,现在倒转过来。他能颠倒黑白,所以现在他只要给我一点垂怜,那就是万幸。


没有任何不幸的万幸。


我随他踏上他的诺亚方舟,获救者是岸上的人。


传说海上有宝藏,有海妖,我都遇到了,它们全是一个名字,日向创。海妖迷惑我,宝藏也引诱我,可都不属于我。但我还是想碰一碰他,像个虔诚的信徒。他睡在床上,我仿佛进入宝库的窃贼,不知从何下手。


他突然睁开眼看着我,他问:你为什么不说呢?


我问他,我有什么好说的呢?


我该说我爱你,还是该说我用礁石给我们准备了两个坟墓,我想让你腐烂在我的坟墓里?那你呢?你是要怜悯我,要痛骂我,还是要永远不理我?


我现在说出来了,那么也就是把枪递给你了,只要你现在把枪口对准我然后开枪,就能够让我在自己的坟墓里腐烂,让我永世不得超生。


你完完全全掐住我的命了。


我也爱你。他说得不动声色,现在你也掐住我的命了。



评论(20)

热度(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