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定义务

将来想去当僧侣和你结婚。

ᴛᴀᴋᴇ ᴇᴀ$ʏ ♡̶

【方应看】海王八

# 第六天,百日方应看x你
# 其实最早就是想吐槽那个碎月海龟,明明画的是个王八啊!你和我说是海龟长个鳖样,骗我读书少吗!
# 然后我偏题了嘻嘻,米公公就是米苍穹,也就是米有桥x



一、

米苍穹第一次见到那个姑娘,是在神通侯府上。她抱着一个大王八献宝似的给方应看,嘴里还说着:“这是我在碎月湾得来的碎月海龟,送你的!”

“我可是费了好的劲儿才得来的呢。”

方应看收了这只王八,让人给养起来,绝口不提这是王八,是鳖,不是海龟。

米苍穹纵横后宫多年,阅女无数,没看出这么个姑娘哪里能得到方应看的青睐。

对米苍穹来说,女人一点儿不重要。不仅仅因为他是个太监,也因为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事。

她们不过是上位者用来笼络人心的手段罢了。

神通侯府里上到娇妾,下到貌美丫鬟,大多是各府各势力送的。府上唯一的侍妾是早几年蔡京送来的,那时候有桥集团并无实力与蔡京抗衡,蔡京手一挥,送了个美人到方应看府上,也有几分作为眼线的味道。不想方应看是娇养着这女子的,却连理都不理。

据说方应看幼时就能提刀杀人,无人不知。在米苍穹眼里,方应看比无情更无情。

也不知这姑娘能被当作“海龟”爱到几时?

二、

湘颐打小就喜欢大院西厢里那些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们。

曾经她见过有市井流氓躲开巡视家丁爬到街外的大槐树上,窥探那些姑娘的一二真容。后来她在江南出了名,被蔡京看上送给了京中的新贵神通侯。真真儿成了西厢里的女子,可侯爷不喜她,将她藏在了府中的最深处,空占了个主子的名头,不愿与下人厮混,端着个架子。

自从那位姑娘来了后,侯爷也不叫她出来了,在旁侍奉都没了她的份。

下人们都说,这位姑娘是侯爷的心头爱,是四大名捕的小师妹,是冠绝天下一代宗师奇侠的首席弟子,老四大名捕叶哀蝉的弟子。

这位姑娘是话本里典型的小师妹性子,娇憨可人,把方应看当心头好,就算是一片枫叶也要送给他。就是身体差些,据说是中了蛊,不知何时就会离世。方应看满世界找解药,却一直找不到。

最重要的是,她也不长在深闺,却能博得人喜爱。

于是湘颐会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爬上墙角,企图看上一眼那位姑娘,倒和那些个地痞流氓无异了。她看到姑娘塞了只王八在侯爷怀里,还戳他脸。刚进院的那位厉害公公看那位姑娘时,眼神古井无波,偏偏又让人觉得好像王八是那位姑娘,而不是侯爷怀里的动物。

公公又回头瞧了一眼趴在墙头上的女人,全是怜悯。她从墙头上摔下来,突然恨极了大院西厢。大院的墙阻隔了世俗,谁的稀松平常,是谁的大喜大悲?

她不再去看那个姑娘。

三、

方应看得了米苍穹的信要出趟远门,留了你在府里住,你挑灯夜战给他缝了个香囊,里面放上从寺里求来的平安符。烛火始终不比灯泡,你不注意被火烧到了头发,索性把那缕头发从根部剪下来放在旁边接着绣香囊。

湘颐一早起来,看到姑娘房里的烛火还在烧,便悄悄进屋吹了蜡烛,又给她盖上挂在旁边的披风。瞧见那缕头发时,又用剪刀剪了烧焦糊的部分扔掉,只剩长长一缕青丝在桌上用香囊压着。

方应看进屋时,只见你趴在桌子上,身上披着他送你的披风,手边是一个奇丑无比的香囊,下面还压着一缕头发。

他没打扰你,只是把你那缕发连同香囊一起那起来,又用剪刀剪下自己的头发和那缕发用红绳捆在一起,放入香囊。

走前方应看叫来了湘颐,让她和自己一起去。

一路上她不叫苦不叫累,生怕再也回不去了,最后他们停在千里外的一个庄子面前。灰墙青瓦,枯死的树枝上挂着不知是皮肉还是布料的东西,随风飘摇散发出腥臭。

庄门前堆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看得出血肉横飞的原本。后面站着一群气势汹汹的女人,手里是镰刀。湘颐眼里除了方应看是光亮的之外,仿佛所有东西都蒙着一层擦不掉的厚灰。方应看面无表情打量着这些尸体,这些女人。

随行的老者上前交涉,他出千金万两那些个女人却不为所动。方应看挥挥手,彭尖立刻领了人上去要打杀了剩下的女人们。湘颐却突然跪了下去:“侯爷,饶她们一命吧。”

“我若饶了他们,那谁来饶了你?”方应看不看她,彭尖也不停手。

“我生无可恋,死了也不过是一句可怜能够了结的,她们却不是。”湘颐重重地磕头:“我不过是个不值钱的婢子,一辈子出不了大院的空架子。”

“她们还能活,她们只是不甘心罢了,只是傻。”

人死前总是能说出自己不说的话的:“就像侯爷,您也是不甘心罢了,否则不会到这穷乡僻壤来。”

“等待日出的人,总是背着光的。”

方应看轻笑一声:“那你去说服她们。”

“是。”

四、

最终湘颐死在了不知名的庄子外,用自己一颗人头换了旁人的命。

这是彭尖说的。

这颗人头被拿回去给皇帝复了命,庄子里满满一仓库的奇珍异宝也都入了深宫,偶有人悄悄前去窥探一眼,赞叹里面的东西只消一眼,就能知自己不可得。

可惜那里也还是没有解药。

五、

米苍穹则始终没有等来海龟变成王八的那一天,那王八就养在侯府里,越来越多。

直到方应看与姑娘喜结连理前一天,有个貌美妇人站在侯府门口,手里捧着一个白玉小瓶,说是给侯爷的贺礼。

丫鬟问她是谁,她说侯爷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她是来还命的。

六、

你看到了那个妇人,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面善得不行。便塞给对方一大把喜糖:“你说方应看是你的救命恩人?”

妇人盈盈行了一礼:“是,您也是。”

“我也是?可我不曾见过你。”

“我见过姑娘,只是时候太早,您忘了。如果没有您,我是活不到现在的。侯爷本是幼时就能提刀杀人的,可他放过了我,因为有您。”

“天色不早了,家中还有小儿,臣妇该告辞了。”

你看她的举手投足,不该只是个普通女子的。

七、

后来你问过方应看:“据说你幼时能提刀杀人?”

“是那人喝醉了,自己撞来我剑上的,自杀。”

“他为何要自杀?”

“我也问他,你为何要撞上我的剑?”

方应看悠悠道:“他说,撞上你的剑,是我最后的退路了。”

八、

没有谁是幼时就能够提刀杀人的。

评论(7)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