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方应看】何以下咽?

# day 1

# 方应看x你,忙里偷闲随手写的,因为好想喝酒啊

# 来个百日方好看系列x


古人喝酒,不过是喝个雅。


曾经有考古学家在电视上说过,灯红酒绿,古时酒如翡翠一般,透亮清明,怎是一漂亮可言?所以能对饮成三人,挥笔成诗。


现代没有这样的酒,却有自己的喝法。心情好了,那就点啤酒搭配烧烤,再不济也是绝味鸭脖,玩些酒桌游戏,谈天说地,喝得是酣畅淋漓;要是借酒消愁,必定要混搭,红的啤的白的荤素不忌,下酒菜就是点一支烟胡言乱语,痛哭流涕,捧腹大笑。世俗人,凡是病了的,都是如此喝酒。


你不精通武艺十八般,可酒量奇好。平时要是在桌下地上坐着不再喝了,那定是酒贵,而不是你醉了。说来好像是酒值钱,胃不值钱。


现下你身居侯府,有了成色顶好的翡翠供你入口,不需想那入口翡翠价值几何,倒是能一醉方休。


方应看今晚突然提议要喝酒,于是差彭尖去酒窖搬几坛好酒来。你说小娘子我喝酒俗,难解其中味。你方侯爷喝的是杨柳岸,姑娘我喝的是防洪堤,咱们俩在一起大抵是喝不出什么趣味的。


方应看放下两个玉盏,闻言轻笑:“趣味?哪里来那么多趣味?”


“是。酒有清浊,人也固有高低。”


“可一壶酒下肚,谁还顾那戒律,守那清规?”


“喝的皆不过是醉生梦死罢了。”


你端详着玉盏中刚刚倒出的酒:“你这么一说,倒是显得我过分妄自菲薄了。”


“你原不是这样的。”


你抬头看他,方应看是个光风霁月般的风流人物。你由爱生悔,生惧。你想回家,这里不是你的家,可你又舍不得方应看,风流人物总是无牵无挂的,你把他拉进苦海中,要是哪天你走了,他怎么办?你是能活下去的,他也是能活下去的,可你们谁能从苦海中回头呢?


一杯一杯复一杯,三杯就能通大道。不知多少酒下肚,你们都变得醉醺醺的。你眼前全是霓虹灯,车水马龙,还有你空空如也的人生简历。上面出现的只有父母朋友,现在还多了个和他们不搭调的方应看。


酒壮怂人胆,恶向胆边生。你手脚并用地爬上椅子:“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你问他:“方应看,你听吗?”


他斜倚在桌边,眼角开桃花:“夫人唱,我便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后面我不记得了……”你结结巴巴地唱,唱完这句又委屈地撇嘴,支支吾吾。他也不嫌你磕碜,摇摇晃晃站起身将你抱下来,龙涎香的味道不太真切,他接着你唱:“与尔同消万古愁。”


“我也不记得了,但只这一句就够了。”


你抱着他号啕大哭,眼泪鼻涕全蹭上去了:“你为什么那么好啊?”


“我以后要是再也找不到你了该怎么办?”


“你该怎么办啊?”


“你什么都没有了。”


凄凄惨惨说得好像他十分可怜似的,方应看失笑:“除了你,我还有山川湖海,千军万马。只要我想,什么不是我的?”


你的眼皮慢慢阖下来,好像快要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他叹息似的道:


“就算我真的一无所有,可我有今朝。”


“昨日今朝都是你。”



评论(11)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