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定义务

将来想去当僧侣和你结婚。

ᴛᴀᴋᴇ ᴇᴀ$ʏ ♡̶

至死不少年。

意料之外地收到了来自罪罪的长评,其实只是你们评论地很好听啦!我本身只是个无趣的人哈哈哈。
我的文章本身不足也就是这个平淡,虽然特点也是过于平淡。
最近有在努力写出自认为很有意思的文,为了不坑掉,要等到完结才会发啦。
谢谢罪罪啦,冲这样,怎么着也得完结一篇。

七原罪_穷得吃土,嘉嘉快娶我:

写给酥的文评。@推定饮茶 

我想了想,大抵不需要你写什么He,自己的人生应该自己操纵,而自己想写什么也应该是自己想的,如果你想写he而我不逼迫你你便写不出来,那么另说。

酥的文我看多了,便不规定是哪一篇,大多是从怪情歌来的,也有许多其他的地方,笼统的说一说,我对酥文章的看法。

——从文品人。

人生都是荒唐又莫名其妙的,不交代前言后语,待你懵懂之际一切便这样拉开序幕。

人生来便是不同的,打娘胎里分了三六九等,有人天生就是神的宠儿,有人在底层阶级碌碌而为。嘉德罗斯曾经喜欢的或许是双倍奶盖,到后来他喜欢的,只是格瑞给他买的双倍奶盖,格瑞成了主语,而其他都是配角。他不明白格瑞为何任由亲戚们摆布,就如同我不明白为何一开始就注定悲剧,品到最后才有点意思,人生本就是悲剧,哪来的一开头和结尾。

格瑞或许也不明白,跟嘉德罗斯谈恋爱就像是油锅里下了一把辣椒,闻着香,吃着吃着要泪流满面。给不起嘉德罗斯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甚至连一杯双倍奶盖都给不起了,他的人生灰暗的像是陈年的水缸,灰尘和蜘蛛网或许是最后的归宿。喜欢一个人便想要给他最好的,想要他幸福,嘉德罗斯十指不沾阳春水,不明白世人酸咸苦辣,舌根子刁钻只晓得甜味,没有面包为什么不吃蛋糕。格瑞与他天差地别,选择了放手,而嘉德罗斯不明白。

格瑞是现实,嘉德罗斯是梦境。

血淋淋的现实里,有个人拼死的拉着你,告诉你,不管有没有钱,我都想跟你在一起。

钱钱钱,这世界上没有钱,什么都做不到。

这一点在其他文章里也展露无遗,对这个世界的美好期待就是镜花水月,注定要戳穿,对这个世界的残酷现状就是你我心知肚明的刀山火海,注定无法逃避。

若说格瑞代表着逃避,嘉德罗斯代表着虚无,那么凯莉就代表着面对,金代表着理想。

凯莉无疑是勇敢的,她面对了一切风暴,校园欺凌也好结婚事件也罢,她在面对的时候受了伤,她难受,但这没关系,她要报复那群欺负她的女生,要喝着酒带着东西回来对着嘉德罗斯叫骂什么劳子的新郎凭什么呢。

因为她面对了,所以她鲜血淋漓。

但她一定会含着眼泪踩着高跟鞋继续走,老娘去你妈的。

金是一种理想,他看着这世界却还带有一丝懵懂,他可能是不谙世事的,不明白格瑞的负重前行,不明白嘉德罗斯的非你不可,也不明白凯莉的坚韧不屈,他念出书上不明所以的句子,似懂非懂,仍旧有初生的勇敢。——有种人至死都是少年。

我曾经说过,酥的文是白开水。

白开水是什么呢?普通,平庸,每个人都会喝到,但大多数人喜欢可乐,橙汁,红酒,香槟,少数人喜欢白开水,明明是空气一般的必需品,却遭人厌烦。因为现实也是这样令人厌恶,躲不过的伤口,逃不掉的尖锐,肮脏的像是臭水沟,但是每个人都忍着痛,麻木着装作稀松平常。人没了水就活不下去,可以喝可乐可以喝红酒,但是长期不喝水身体里的某些东西就永远跟不上,没体会过人生的人永远长不大,没在八千米长跑后喝到白开水的人尝不到它的甜。

矿泉水也好喝,也能补充所需,也能让人活下去。

但喝过你就知道,他们的口感完全不一样,是老年人与年轻人的差距。

我曾经说过酥的某一篇文像烧开之后又冷却的白开水,清淡到极点却又忍不住再喝一口,有点无聊却又觉得本该是如此,和他平日里表现得,即便是水却引人深思让人不禁感叹人生,这二者不一样,现在我大抵是要改口,说那篇文呀,是烧开了三遍后的水再冷却,清清淡淡的,矿物质都要烧没了,那样的味道。

——我从文章里窥见你对生活的感悟,明白你对它的态度,便懂了些许你的为人处世。

丧是一种人生态度,不论怎么清楚的意识到这个世界的尿性,我们都要一路走下去,喝着酒,哭着唱完歌再笑起来,说一句干他娘的,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直至死亡。

所有评价归纳为一句,我提到的某个词,用的最多的那个。

——是人生。

你会找到嘉德罗斯,会成为凯莉。

把格瑞与金留下吧,往事不重提,至死不少年。

——现世薄凉,冷暖自知。

评论(1)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