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達

【鬼白】如也

“最近人间乱得很,丰都大帝拜托我来看看你们。”白泽扫视一遍牌,慢吞吞地打出一张牌,穷奇坐在对面吞云吐雾,全熏在他面盘上:“五条。”


“碰!六筒!”梼杌知道白泽话锋所指,嗤笑:“人间什么时候不乱啊?没了我们照样乱。”


饕餮嚼着干海星摇头,一开口吐出来的全是生鲜味:“九条。得了吧,我们吃人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丰都大帝还记着。”


“再碰!四筒!”梼杌翻着白眼接茬道:“要是真的觉得我们有问题,那该去找混沌。那混蛋现在还在人间呆着,说是和熬烈上山下乡。”


“二万。”饕餮再懒得多说,嘴里嚼得嘎嘣脆,满身的腥臭味仿佛在场没人闻得见,一旁懒洋洋的穷奇捏过二万,舌尖在上面舔了舔,是珍馐美味。


“和了。”


“三条,”白泽打哈哈,烟雾拍散一圈又一圈:“我看完就回去了,饕餮你这三圈都在给穷奇放炮。”


饕餮笑起来:“穷奇被舜搞了一次,权当安慰了。”


“呸!你他妈都安慰他五千年了!”梼杌气急败坏,看也不看就扔牌,白泽定睛一看,笑意盎然捏过牌:“谢谢你啊,和了。”


饕餮接得坦然:“不谢。”


梼杌吹鼻子瞪眼:“你们玩哪出?”


“白泽是来视察的,要变通啊梼梼。”


“切!什么名义来视察的?”梼杌眉头皱得死紧。


“中|国道|教协会日|本分会会长,代理。”白泽按了按自动麻将机,笑意盈盈。


“特来探望。”




《如也》

attention:原著背景/有其他神兽鬼怪/私设如山/官配只有鬼灯

belong to:《我真的很想完结》




第一章 在酒吧喝红牛配红酒


★、辅佐官


鬼灯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把白泽的刘海掀起来,看他脸上被遮住的那只眼睛,他一动不动。两只眼睛能骗人,可总是不见人的其它眼睛却不会骗人,眼神最为真挚。鬼灯将自己的手臂虚虚环住对方,手掌捏住白泽的后脖颈,软而圆润。那只眼睛仿佛丝毫感受不到威胁,只有某种情真意切。


起床之后这位鬼官装作自己忘了梦境,但总有事情不会放过他。阎魔大王坐在高位上,笑嘻嘻的。


“听说白泽到下界去了。”


“我没有听说。”


“他还做了道|教协会的日|本分会长。”


“代理的。”


你不是没听说吗,怎么那么清楚。阎魔大王揉揉自己的大胡子,没把话说出口。


“他只要不在下界做什么惹人麻烦的事就行。”鬼灯看起来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端端正正:“把下一个带上来。”


一般来说,鬼鬼上来都会喊冤枉,可现在上来的这个是来告状的,是个相当令人不快的早晨,空气里到处弥漫着浓重的不愉快。


辅佐官听着那只鬼喋喋不休,觉得右边后脑勺偏上的地方压抑地疼,对方毫无顾忌地不停说话,从他应该上天堂,他不相信地狱是这样的,一直到他到底是怎么下来的,仿佛嘴里的话无穷无尽。


鬼灯闪身到下面捏住对方的脖子,手感很差,嶙峋的,提起来摇摇欲坠。


对方看着他的眼睛,终于总结道:“我做鬼的鬼权和尊严受到了侵犯,我明明可以在下界多呆一段时间的!”


鬼灯抬抬眼皮子,没抬起来,手又紧上几分,硌得他掌心不舒服:“哦。”


“一个叫白泽的家伙用超——级——粗暴的方式把我赶下来,你们还管不管?”对方有点喘不上气,却依然在说话。


“他收了报酬,把你赶下来没错。”辅佐官讨厌浮夸的人,浮夸代表说出来的话没几句能信。


“可是他没有收报酬!”


鬼灯终于把眼皮子抬起来了:“没收报酬?”


“没有。我在酒吧行使的是我作为鬼的正当权利,他每天都在那里和一个丑女约会,浓妆艳抹的陪|酒丑女。我只是稍微,稍微吓唬了一下他们。”


“故作深情的花花公子,没有底线的陪|酒女,都不是好东西,我在替天行道,却落得这么个下场,不应该的!”


“那家伙按照自己的意愿把丑女身边的鬼全赶下来了,惺惺作态,怎么可能收报酬?”


哪里都有潜规则,三界没哪个例外:不论是谁,在除鬼的时候必定要收报酬。如果不收报酬,那就是在和地府打招呼,自己是闹事的。这是公然宣战,白泽不可能不知道。


阎魔大王是个老好人,但这种触及原则的事情,他也没法言之凿凿地说是个误会,鬼灯却说:“报酬都是最后结的。”


在场的都听懂了,那就是事情还没结束,所以没收报酬。


再等等,会收报酬的,白泽不是没谱的。


“你生前把追求无果的陪|酒女杀害,然后藏起来,说自己不应该下地狱?”辅佐官的嘴角裂开一丝血腥的笑意,松开手,对方“咚”地落在地上。


——到底是谁在惺惺作态?到底是谁该下地狱?


那鬼趴在大笑起来:“杀了她,再杀了我!现在我们一起下地狱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你们才是恶鬼!”


——我可没有惺惺作态,我只是不甘心。


——我爱她啊,都怪她不爱我。


——凭什么我也要下地狱?


一时间谁都没说话,阎魔大王的手挥舞得像个大风扇,快把人拉下去,没点眼力见。辅佐官一言不发。最近枉死的亡灵特别多,死法都一样,全是被活生生剥掉脸皮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剥的也全是美少女的面皮。后来来的这几个美少女怨气冲天,哭啊喊啊,要打要杀。鬼灯的怨气比他们还要深重似的,无关的话一句都没说,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才说出下一句话来。


“我要到下界找找是谁剥了那些枉死人的皮。”


阎魔大王还在锲而不舍地揉自己的大胡子,甲缝勾到一根软胡子,听见这话时手一抖,胡子立刻被拔下来一根。哎,做不成美髯公了,难过得不行。


“去吧去吧。”



☆、花花公子


“我似乎被人外遇了。”白泽坐在沙发上对着来做客的饕餮爽朗地笑道:“这么说好像也不对,总之就是,我和一个有男朋友的女孩子在一起了。”


白泽说这话时好像觉得是什么特别值得兴奋的事一般,语气轻松欢快:“名字是早坂由希,二十岁,从事陪|酒行业的女孩子,是一个很可爱的人,还是应庆大学的高材生哦。”


“劈腿的人为什么还能得到可爱的评价?”饕餮往嘴里不停放食物:“难道是味道很可爱?”


“我们算是在一起的,就算只是有约定,那我们也是被约定绑在一起的。”白泽捧着热茶啜饮:“这是言灵的力量啊……”


饕餮一个眼神都不分给白泽:“和将死之人约定。你到底是来泡妞的,还是来处理下界混乱的?”


“混乱是谁引起的我已经知道啦,总不能无休止的工作嘛。”


“只吃漂亮人皮的妖怪我可没听说过,白骨夫人也只是画皮而已。”


“可以用来收藏嘛,长得丑的会向往美丽的,我现在没办法抓她,没有报酬。”


饕餮听到这里突然抬头,眼神灼灼:“你把那个女孩身边的鬼打下地狱,也没有报酬。”


“我答应她要帮她到人生的最后一秒,报酬当然是最后才收,否则就没有浪漫感了。”


饕餮喟叹:“浪漫啊……”


“对,浪漫。就像她种在阳台上的玫瑰一样,这就是浪漫。”


饕餮懒得管闲事,吃饱喝足就往回去了,他还要给穷奇找三文鱼味的狗粮。回程路上见到一个浑身是病的流浪汉抱着只奄奄一息的小狗,邋遢的男人哭得眼泪鼻涕满脸都是,旁人都绕开来走,只有那只狗安抚似的蹭蹭他,看起来感人又凄凉。


凶兽突然笑了起来,纵身跃入云端。他想,白泽所说的哪里是爱情?


他分明和那个流浪汉一样,遇到的是同病相怜的小动物,在最后关头给对方一丝安慰,其实无能为力。说到底只是给自己一个慰藉罢了,让自己心里可以好受些。


人类看见穷途末路的母猫保护幼崽时会偶有触动,这和我们看到人类的感情有触动没两样。白泽善于忘记,有些东西却是刻在骨子里的,能说忘就忘?


算了,这姑娘能遇上白泽是她的福气。


——就像宠物狗遇到一个好主人一样,都是福气。人类总说,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希望狗和主人都不会相信。


饕餮有些同情那个女孩,觉得她太倒霉了。可惜转眼他也忘了,和谁都没有再说过。


评论(6)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