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马场林】大富翁#04

娱乐圈paro

#01  #02  #03



#04 一朵是随便花


林侨梅和仁轮加关系也还不错,有次林宪明去上晚间节目回家之后赖在床上死活不动,说是反正仁轮加也没在。那天仁轮加却在消失半个月之后刚好回来,两人在酒吧狭路相逢,仁轮加开口就问:“林林怎么没来?”


林侨梅喝得不算少,酒壮怂人胆,于是就调笑他:“没来。你,嗝,喜欢我哥啊?”


没想到仁轮加老实地点点头:“喜欢啊,不然我为什么有时间就来?”


“因为你喜欢唱歌啊。”


“哪里都可以唱的。”


林侨梅的酒瞬间醒了一半,说话小心翼翼起来:“那你为什么不表白?”


“偶像恋爱会出事的,他如果是别人我就表白了。”


“我哥在家,你送我回去吧。”女生精神一振,男人点点头:“那走吧。”


“等一下,我再回去喝两口。”


“……好。”


不论再喝多少酒,林侨梅依然记得仁轮加看林宪明的眼神,那是她从没遇到过的眼神,不只是深情在里面,很复杂。


这是爱情啊。林侨梅想。


直播还在继续,摄影师在看到林宪明攀到马场善治肩膀上的那一刻,觉得自己的手从没有那么稳过,回去加工资啊老板!


马场对镜头的敏感度始终比旁人要来的高,在林宪明说话的时候,马场的余光瞥到了镜头,他反手搂住对方的腰,微微低头在林耳边说:“猜猜这次我们能在热搜呆几天,半个月?”


林侨梅看着直播,内心不停祈祷仁轮加不会看这期综艺,但一想到仁轮加连林宪明表情包都存了一套,估计只能准备后事了,什么礼物能安慰这个悲惨的男人?


她最后决定先给仁轮加打个电话 ,看看他的反应。


说干就干,林侨梅一连打了三个电话仁轮加都没有接,她突然意识到这件事对仁轮加的打击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已经不是送礼物可以安慰的了。


如何安慰一个失恋的男人?


林侨梅上网搜索了这个问题,排除调侃类的百分之四十,排除操作难度高的百分之三十,最后再排除瞎鸡脖起哄的百分之二十九,最后只剩下一个答案。


——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这个靠谱,林侨梅第二天晚上拍了几场故作开心的仁轮加的演出,虽然她已经从这手舞足蹈的开心表演中感受到了伤痛,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然后拿着视频在各个gay吧出入为仁轮加寻找新的演唱地点,这样总会有人喜欢上他,让他开始新的恋情的。


在林侨梅四处奔波的这段时间里,马场林cp的热度几度蹿高,仁轮加也逐渐不到酒吧演出了。操碎心的妹妹每天都要和仁轮加发邮件,鸡汤类的,爱情只是一场激素的游戏,不要当真。还逼迫仁轮加一定要回复自己读后感,保证看了才行。


马场善治最近接了一部新电影正值开机,忙得不可开交,仁轮加这个手机号属于私人号码,助理就看他每天都要回复邮件,有几次瞟见,全是什么爱情不是人生的一部分,不要太过重视之类的。


助理就把这事告诉马场的经纪人,经纪人思索半天最后得出结论,马场可能真的喜欢上林宪明了,但是为了不能阻碍林宪明的偶像职业,所以开始克制自己的感情。这样不行,马场为了事业,私人生活都没有了,感情生活一定得有。


经纪人当日想通,下午就找到在背台词的马场,苦口婆心:“你想不想林宪明换个公司?”


“什么?”


“我们公司没有恋爱禁令。”经纪人想起马场都是偷偷看这些鸡汤,那肯定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烦恼,所以他又欲盖弥彰地继续说话:“资源也比华九会好,林宪明和你关系好,现在你们是高热度cp,公关好的话,他绝对不会昙花一现。”


“公司要他?”马场当然知道林宪明如果来自己公司之后发展肯定比现在好太多,自己也能在公司里给他撑腰。


经纪人看马场的眼睛亮起来,他想,我推断的果然没错,为爱折腰的可怜男人啊。



评论(27)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