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定义务

将来想去当僧侣和你结婚。

ᴛᴀᴋᴇ ᴇᴀ$ʏ ♡̶

【华武华】谁说武当不会讲骚话

#华武华无差,有人在虎啸龙吟吗,因为是一个人玩到现在都没去打副本x

#为了发这个专门写了段子的我x

#缘更




壹.


春风吹桃花开,又是一个三月三。刚入华山的小师弟抹着脑袋上的大汗淋漓,话都快讲不清楚了,身上也不冷了。


“师兄啊!师兄!武当的道长又来了!”末了小师弟又心有戚戚地补上一句:“吓人。”


华山弟子都狂,见谁都自称爷爷;瞧见武当的时候,他们喊人家爷爷,旁的人都说武当是五大门派里辈份最高的,华山弟子说混迹江湖讲究四个原则,好汉饶命,真的没钱,要不,以身相许?


小师弟第一次在山门前见那么大的阵仗,师兄从床榻上一个鲤鱼打挺,气势汹汹地敲敲对方的脑袋,立刻指头沾满汗,可咱师兄是谁?第五条讲究就是不拘小节,他把汗揩回小师弟衣服上:“瞧你这幅没见过世面的模样,走,咱们去看看。”


山门口一年四季没什么时候是不吹风的,师兄的马尾随风飘荡,小师弟都给抽红了。领头的道长就站高处的石头尖尖上,和光袍看起来就很暖和,风吹得“呼呼”的,他纹丝不动,眼睑半垂,剩下的几个武当弟子在“哼哧哼哧”挖华山门口的矿,衬得武当师兄越发超然。华山师兄肚子里的墨水都是正经吃进嘴里的,糯米味特别浓,要他形容站那儿的人,一个词,仙男,非要再来一个词的话,迷人。他想,所有武当站着不说话的时候瞧着都跟邱居新似的,等开了口才知道邱居新为什么能服众,因为他是真的不说话。


江湖上都说修道之人仙风道骨,其中为最的,便是武当。禁欲,超然,长得好看,最重要的一点,他们有钱。好看又禁欲的人就是让人把持不住,看着那张脸就能硬。一武当全是仙男,捡回来的,自己拜入师门的,没哪个丑的,所以武当每天都要丢出那么些女香客,他们还有规矩,从上到下分:摸胸的丢门口,摸腰摸屁股的丢金顶上,摸脸的至少还能上马车。


换哪个门派也没这种被摸的待遇。


华山师兄寻思着,一天上千个香客,总有几个长得好看的来摸吧?不吃亏。


说武当仙,那还真不仙,只是看着仙气十足,讲话难听的难听,也有满口骚话的,可能是金顶太高,给他们沾到仙气儿了。华山也高,怎么我们一点儿仙气没沾着?


“因为我们念经,你们只是高处不胜寒,时间一长,就把脑子给冻坏了。”武当师兄抬起眼睑,似笑非笑。


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华山师兄大惊。


你把想的全说出来啦,师兄。小师弟在旁边汗凉了,冻得直哆嗦,寻思着武当师兄说的是不是真的。看看师兄这样,可能是真的。


华山师兄面子挂不住,他一跃跳上石头尖尖,华山不还钱武当骂他们无赖,他们说咱们就是无赖,怎么着吧,其中最无赖的就是这个师兄。


华山师兄流氓似的摸了一把武当师兄的屁股,底下倒抽凉气的声音相当响亮,他还嫌不够似的:“道长,你知道我昨天晚上梦见什么了吗?”


道长剑匣上别着枝桃花,看样子是刚折下来的,和道长的嘴唇一样,水水嫩嫩。他比道长高一截,微微低下头在他耳边吹起:“我啊,梦见道长成了我的人了,你脸红起来真好看。”


倒吸凉气的声音更大了,在场的都是练功之人,这点话还是能听清的。只见道长把那枝桃花拿下来,别在华山师兄腰间。


“修道之人有三不言,为首一条就是早不言梦,说的是早晨应当安排好一切,而不是去言说所谓的梦想。”


武当师兄顿了顿,又道:“只不过,你叫起来也很好听。”



评论(14)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