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定义务

将来想去当僧侣和你结婚。

ᴛᴀᴋᴇ ᴇᴀ$ʏ ♡̶

【马场林】无情少年暴打多情先生#03

#有些人,你要等。

#给另一篇马场林打个广告《春城》《春城#02》



#03 停电


林宪明手机老早就没流量了,仗着家里有Wi-Fi,压根就没想着要充点话费买流量,他早上出去了一趟,外面也到处是Wi-Fi,他更是随手连,直到中午回家的时候发现Wi-Fi没连上才懵了。


按了按顶灯开关,没反应。


他又跑到茶几上找塞单据的盒子,满盒子的票子里终于找着电费单,上面还订着小票,林宪明松了口气,不用跑电局了,然后他又转念一想,万一是电局停错电了呢?


终于使出杀手锏,打开Wi-Fi,瞧瞧周围有没有谁的Wi-Fi还开着。


最终他放下心来,方圆五里,五个可连接Wi-Fi。


马场不在家,出去给人找奈奈子了,奈奈子是隔壁街铃木爷爷家的狗,一只粗壮的哈士奇,跑丢两天了,铃木爷爷舍不得花钱找,天天自己出去找,后来被儿子恐吓,奈奈子胖成这样,狗肉火锅都能涮三四锅的。才颤颤巍巍跑来让马场给找狗。


估计今天出去贴寻狗启事了,也不知道贴到哪里了,中午回不回来吃饭,家里是电磁炉,没电也吃不了东西,算了,还是睡觉吧。


林宪明一头栽到床上,梦见自己又回去了,每月每月地给家里打钱,饿得不行的时候就吃点饼干,瘦得快脱形了,还是没有找着打折电饭煲在哪里有得卖。逛商场终于排队到试衣间的时候,他又往嘴里塞了一颗干巴巴的枣,连着枣核一起往下吞,划得嗓子难受,但胃里终究好受了点,最近似乎终于气血不足了,吃颗枣可能不会好太多,但总归是个心理安慰。


他每天都要经过coach,亮丽的橱窗像钻石似的,里面的包多好看啊。


纸醉金迷的钢筋水泥把天上还没灯光底下钻石亮的星星全遮住了,他倒是不遗憾,因为没力气抬头,coach的包已经是眼里最亮的那颗星星了。


家里剩下的都是香料,没有蔬菜,更没有肉,冷冻库里还剩一副鸡骨架子,还能熬锅玻璃汤。林宪明回家之后坐在地上数头发,一边数一边捡,头发一抓一把往下掉,终于数到没耐心,他就坐在矮茶几面前抽烟,一小队蟑螂从面前排着队地往外走,他圈起本屈臣氏的免费杂志,一下一个,把它们的队形打散了,死在出租屋的各个角落,他就一只一只地给它们写墓志铭,然后埋在楼下的土里。住在隔壁的女孩每天忧心忡忡,仅仅因为这些蟑螂在她家定居了,不仅身强体壮,甚至还能飞。


你们住在我家,也全饿脱形了,真惨。林宪明埋蟑螂的时候揉了下眼角,突然觉得疼得不行。


别哭啦,至少你们有坟墓,有墓志铭,下辈子做只野猫可能会比现在好些,千万别做人,人都是一个比一个惨的。我杀了那么多人,以后是要下地狱的,不得轮回,这么想,是不是好些了?


林宪明想从梦里醒过来,胃饿得难受在把他从梦里揪出来,半梦半醒他闻见股鸡汤的味道,不过分油腻的味道,他就想,我是不是忘了锅里的鸡汤。


马场善治站在床边上喊他:“快六点了,再睡下去就是黄昏觉了,会一梦不醒的,快起床啦,林林。”


林宪明懵懵地爬起来,眼角通红,马场好笑地给他递眼药水:“睡着了还要揉眼睛,难不难受。”


青年看看对方,结果眼药水,他说:“不难受。”


他想着,我再也不睡黄昏觉了,做梦最难受。


做梦能让人旧病复发,我就快要痊愈了,不想要旧病复发。


林宪明点着眼药水:“桌子上有明太子。”


“我看见啦。”


“……五年快到了。”


“还早呢,快起来喝鸡汤吧,我放了大枣,你最近脸色不好。”


眼药水从眼角淌出来,他笑起来了,佯装不快。


“我不喜欢吃大枣。”



评论(10)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