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马场林】春城#02

#过了这里就会很轻松开心啦,毕竟养老连载

#本来说不写方言的,打脸了,萌哥说我写那个方言,第一句官渡加个旧,第二句完美东川,第三句又回到昆明了,天地良心,我其实是想写东川方言的,下一节我们来种洋芋(土豆)——




#02


林宪明做了个梦,梦见住在隔壁的李奶奶还没有那么老,褶子只比现在少一点点,她蹲在床边上偷偷摸摸地从床底下摸出一个铁盒子,里面是皱巴巴的钱,面额很小,她攒了一大摞,这是他在被派到日本的前一天发生的,老人拉着他的手走了很远,走了一整天,到有银行的地方换钱。可是钱太少了,一年两个老人也不过几百块钱的收入,这点钱根本换不了,老人就把钱全部塞在他手里,让他买点好吃的。


他一分钱都没有花,又装在了另一个盒子里,拿给妹妹,女孩子把盒子埋在小院子里。


林宪明突然睁开眼睛,眼前却是马场善治的脸,对方把他搂得死死的,像是抱着个宝物似的,他想,我当年也是这么抱着那个盒子的。


就是舍不得。


眼前的男人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迷迷糊糊睁开眼:“做梦了?”


“嗯。”


对方又抱着他蹭蹭:“再睡一会吧,天还没亮呢。”


“睡不着。”


“那不睡了。”马场善治打了个哈欠,强撑着睁开眼睛摸过柜子上的手机:“五点半了,也快天亮了。”


“出去散个步回来吃东西。”


马场善治长手一伸把窗帘拉开,两人躺在床上谁也没动,马场善治就定定看着天白亮起来,却见林宪明又睡着了,他悄悄拿手机又照了一张对方的睡颜,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拿了烟和钱包往外走。


刚出门就碰见昨天晚上那个老头穿着深蓝色的布衫黑色长裤坐在小马扎上,裤脚工工整整地挽起来露出一块白色,老人慢吞吞划一根火柴点燃烟草,吸一口竹制的水烟筒就“咕咚咕咚”响,然后抬头长长吐出一大口烟,这才是吞云吐雾。马场对着对方笑了笑:“您,早安。”


老头点点头,也不多说话,瞧见对方手里的外国烟时眼睛亮了亮,指着水烟筒给马场说话,他吐字格外清晰,也很慢。大概是已经听出马场是个外国人了,再加上他说的是方言,只能选择放慢速度试图让对方领会意思:“试试?”


“可以吗?”


“来吧来吧,这可比外国货好。”


马场善治没见过水烟筒,倒也是好奇得紧,他坐到小马扎上,两条大长腿无处安放,老爷子笑得不行,一开心方言就说很快:“你挨只个放的腿中间,然后挨嘴斗的上头,吸就亏咯。”


马场听得一愣一愣,有些懵,老爷子笑得更开心了。


“么咋个那个憨?”


“爷爷叫你把水烟桶放在腿中间,然后对着那个口吸。”林宪明穿着白色的碎花连衣裙,双手抱臂,歪歪倚在墙边上:“他还说你怎么那么傻。”


马场对着老爷子嘻嘻笑:“我,什么都不会,您,教我。”


随后他轻轻吸了一口,什么动静都没有。


“重一点。”林宪明一边把头发束起来一边给他说话:“你这样什么都没办法抽到。”


马场善治闻言低下头重重抽了一口,烟筒开始“咕咚咕咚”响,可是没几秒男人就立刻抬起脑袋吐烟,眼睛有点红,熏的:“真呛。”


老爷子笑得腰都弯下了,林宪明也在笑,又听老人说话了:“宪明啊,梅梅发生什么了?”


青年顿了一下:“没什么,她还没放假。”


“那你为什么又要打扮成这样呢?”


评论(10)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