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瑞嘉】第二个童话故事

#我写这篇的时候总有人在和我讨论常识,我以为我写的是一个草率的童话

#小狮子嘉德罗斯x孤狼格瑞,孤狼的意思是单身狗,鱼老板说的

#童话念白来源于王尔德的星孩

#瑞嘉童话短篇第二弹,第一弹走这里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小狮子在森林里旅行,在这片终将会属于它的森林里旅行,或者说是巡视。但他坚持称之为旅行,因为寻找答案的行走,理应被称为旅行。


小狮子在寻找的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的答案。


第一天,它首先在森林边缘遇到一户人家。时至冬天,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小狮子喜欢冬天,因为他可以在冬天的雪地里看到森林里没有的梅花。它慢悠悠地走到人家附近,猪圈里的猪们在远处看到它时开始骚动,它们哼哼地叫起来,又不敢太大声,小狮子走近它们时才听清它们的说话。


“看呐,这是一头狮子!不该出现在森林里的,迷路的狮子!”


小狮子生气了:“我没有迷路,我在旅行。”


“还有!这片森林以后一定是我的!”


“那你一定是嘉德罗斯,你的故事山雀已经告诉我们了。”


小狮子骄傲地挺起胸膛:“那么我未来的子民,请你们告诉我,对于你们来说,幸福是什么?”


最老的那只猪笑起来了,它懒散地瘫在猪圈最里面,肉散开来,猪圈里的猪们都叫它猪司令,因为它是猪圈里活得最久的猪——它活了整整一年了。猪司令开口说话时,身上的肉一颤一颤漾开肉波:“哈哈哈哈,我们荒谬的王啊,我们想要的是自由。”


小狮子嘉德罗斯轻而易举地伸出自己的前爪推开了猪圈的门:“你们自由了。”


猪司令翻了个身,肥肉掀起波浪:“不,这不是自由。”


“离开猪圈不是自由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可我们离开猪圈后,就再没有坐享其成的资格了。更何况现在是冬天,如此冷的天气,我们上哪里才能吃到热腾腾的泔水?”


“那太惨了——”


“这世上没有完全的自由的,我以为猪没有想象中那么愚蠢,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嘉德罗斯坐了下来,雪地的冰凉让它不那么烦躁,它对吃泔水的猪没有任何食欲,甚至有些恶心。只有人类才会吃这些猪吃得津津有味。

“同样的,这世上也没有完全的幸福,我的荒谬之王。”猪司令哼哼着:“永远没有的。”


“这世界上最大的悲剧,不过是得到了想要得到的,我不想成为悲剧。”


说完这话后,它渐渐进入睡眠,冬天总是令人犯困。当然了,讨论无法相互理解的话题,也同样令人困倦,不与傻瓜论短长,只不过大家都觉得对方是傻瓜罢了。


嘉德罗斯在这附近宿了一夜,第二天,小狮子听到了猪司令的哀求:“请不要杀了我。”


可拖着它的男人只是微微笑起来:“哎呀,这么肥的猪,可以过个好冬天了。再养一段时间肉就老了,那可不好吃了。”


“烂骨头什么的和在剩饭剩菜里做泔水用来喂猪也不错。”


猪司令看到了远处的小狮子,开口哀求道:“王啊,请您救救我!”


嘉德罗斯罔若未闻,当它路过猪圈时,那里已经有了新的猪司令,它隔着墙在听屋子里的妇人给孩子念故事,惬意得不行。


“绿色的朱顶雀叫道:’大地已经死了,他们已经用白色的裹尸布把她收殓了。’”


“‘大地快要出嫁了,这是她的新娘礼服。’斑鸠们交头接耳地说。他们粉红色的小脚冻伤得很厉害,可是他们觉得有义务要从浪漫的角度来看当前的情形。”


嘉德罗斯听到这里又折返回去,它对着奄奄一息的老猪司令喊道:“浪漫一点啊,猪司令,你就要自由了。”


男人被狮子的吼叫吓了一跳,却没有找到那只狮子的踪迹,却看到那只死去的猪眼角有泪痕。


小狮子继续往森林深处走,突然被一颗鸟蛋打中了脑袋,它很生气地抬头质问:“哪里来的蛋!它砸中我了!”


“十分抱歉。”嘉德罗斯看到枝杈上的小鸟窝里,有一只小小的杜鹃细声细气在喳喳叫:“伟大的狮子,我真的十分抱歉砸中了你。”


“请您原谅无父无母的我吧。”


嘉德罗斯放轻了声音,深怕把小杜鹃鸟从鸟巢里震下来,可语气还是凶巴巴的:“既然你无父无母,为什么还要把你未出世的兄弟姐妹推出巢穴?”


杜鹃鸟还是细声细气的:“王啊,我听说过您的故事,是山雀讲给我听的……我想要的幸福是亲情,可是我生下来就在别人的巢穴里,是别人的母亲孵出的我,这些孩子不是我的兄弟姐妹,是别人的孩子。”


“所以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要得到,我在做的不过是这样的事情。”


“你这么做很残忍。”嘉德罗斯扭了扭脖子,头抬太久令他难受得不行。


“我不这么觉得,我活得太痛苦了,就算我放过了它们,但痛苦永远不会放过我。这世界上最大的悲剧不过是得不到想要得到的。”


小狮子不再和杜鹃鸟说话,低下头继续往前走,它想,我就算是王,也没办法去评判这么难的事情,过分的到底是谁,我也是不知道的。


第三天,嘉德罗斯遇到了一头狼,这头狼皮毛的颜色是南欧紫荆花的颜色,又灰暗又亮丽。


小狮子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狼,它很高兴:“嘿,狼,你觉得幸福是什么?”


狼转过头看这头小狮子:“我叫格瑞。”


“那么,格瑞,你觉得幸福是什么?”


“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谁都有想要的幸福。”


“那你陪着我一起找找看吧。”格瑞看着这只漂亮的小狮子开口回应,然后在心里为自己辩解,孤狼也不会一辈子都是孤狼的。


它们环游了整个森林,见过各种各样的幸福,也见过了形形色色的痛苦。嘉德罗斯开始明白狮子不适合森林,明白了什么是荒谬,所以它准备回到草原去了。


这时候它问格瑞,你找到幸福了吗?


格瑞答非所问:“你要回去了吗?”


“是的,我在森林里,永远不会是一头狮子。”


格瑞说:“那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答案了。”


嘉德罗斯很高兴,又有一点失落,因为知道答案的话,它就真的要走了。


格瑞想,大家都视得到没有的某某为幸福,现在你要走了,那你就要成为我唯一的指望了。


这匹孤狼慢吞吞地开口:“狼也可以生活在草原上的,我们从不挑环境,我需要的不是环境。”


“那是什么?”


“是你。”


评论(5)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