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達

【瑞嘉】余波荡漾

#写着写着总觉得从小言风格变回怪情歌风格是怎么回事

#你们说,恋爱怎么会变成一个人的全世界呢?





此时的格瑞和手机屏幕里的葛优以相同姿势瘫在圆沙发里,拎包软塌塌地搭在大腿上。


突如其来一个电话,上面写着他大半年前还看明白的语言,格瑞懒洋洋地接起电话张口便鸟语般地胡扯,对面那人从问她是否吃饭一直问到现在在做什么,然后啪挂断电话,说是有人来了。


格瑞二丈摸不着头脑,也不甚在意,只是忽然想起嘉德罗斯,要知道人在太过清闲和懒散的时候总会想到些有的没的。嘉德罗斯从不会比他早一秒挂电话。虽然这不算什么,可如果前提是他本就是一个耐心很少的人时,这份温柔就显得尤为可贵了。


嘉德罗斯从格瑞的生活里变成“有的没的”这种分类,大概放在几年前谁都想不到,但又算得上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决断。


两人第一次遇见那会儿是在高中,刚刚到教科书里说的青春期躁动期。嘉德罗斯那时候脑子里的爱情故事比琼瑶阿姨还多,就是没那么狗血,最大的梦想是找一个恋人——从不考虑当科学家或者考一个好大学。每天不务正业的时间比学习的时间多得多,然后他遇上了城市另一边高中大他两岁的格瑞,这个人好像从不会好好学习,比谁都会玩。也似乎比谁都懂得多,多到可以去做一个初学者的老师。


比如,他教会他一首歌,或者他教会他亲吻。


后来两人吵了一架,越闹越僵,好像从不想和解似的。


再后来格瑞出了国,他们就断了联系。


窗外面在下大雨,学生们全都涌进休息室里等雨停,豆大的水滴打在玻璃上,咚咚作响。格瑞一个人霸占了一张两人沙发,就差横躺在上面宣示主权。这是嘉德罗斯最常做的事情,格瑞到了这个地方之后,开始体会到个中滋味,一发不可收拾。一早上的课让他筋疲力竭,课后老师又给他塞了一张表,说是让他做一个本专业学生未来的发展方向的调查统计。


上面有一项是,你未来想要做什么?




嘉德罗斯第一次遇见格瑞是在学校附近的游戏室里。他那段时间迷上了某街机,是一种跟着音乐按方块的游戏,说到底就是升级节奏版别踩白块儿。


刚刚开始玩,嘉德罗斯按得手忙脚乱,偏偏有首叫台风的曲子又特别好听,他觉得特别适合自己狂风暴雨的气质,他每天午休吃了饭就跑去玩,有股不把这首曲子打过关就不罢休的劲头。


游戏室是个公共场所,公共场所的坏处就是你不管做什么都会有人来看上两眼。


格瑞这游戏玩得相当好,在同校生里声名远播,那天被同学磨得不行,只好在午休时骑着小电驴带着对方跑到最近的游戏室来玩这个游戏,偏偏唯一的一台机器面前站着个傻小子,急得脸蛋通红,手忙脚乱地在上边按,遇到实在看不清的,还泄愤似的在机器上拍两下。


格瑞往前一凑,乐得不行,感情还是首入门级曲子。心里笑得乐不可支,对方瞧他那模样气急败坏,嘴角撇了又撇。男生逗弄对方的心思上来了,老神在在地指着显示器上的封面对同学道:“这首曲子挺简单的,我在玩这游戏的第二天就拿S了。”


嘉德罗斯清清楚楚听见了那人的话,恶狠狠地抬起头来:“那你很棒哦?”


两个都是孩子,自己觉得自己长大了,就是那点没长大的小心思还在,嘉德罗斯是被众星捧月长大的,立刻就和格瑞杠上了。嘉德罗斯得对方是个只会在初学者面前炫耀的臭傻逼,格瑞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么逗逗对方会出事,觉得这孩子心眼太小。


格瑞就笑:“我就是很棒。”


在此之后,两人就没怎么见过了,可是嘉德罗斯冲着这句话,苦练街机半个月,心想等哪天遇到这个臭傻逼了,我要让他输得一败涂地!


再见到对方的时候,是第一学期期中了,嘉德罗斯已经在游戏室称王称霸当老大了,格瑞还是一个人,骑个小电驴,想着期中考试放松一下。迎接他的却是嘉德罗斯的挑战,对方昂着脑袋表情和上次初见时如出一辙。


“来啊,我们来比比谁更厉害。”





再后来的事情格瑞反而记不太清了,明明要初遇离现在更近的事情,他却一点记忆都没有,就像他不记得那件事到底发生在什么时候一样,只有暖呼呼的触感和形容不出来的味道。


格瑞对嘉德罗斯的记忆停在自己一句气急败坏的“你不就是在玩我吗?”上,现在他不会说这样的话了,因为这样的话,让他没再见过嘉德罗斯任何一面。


幼稚平淡可笑,写出来都没人看的故事,他却躺在沙发里兀自怀念起来。


卷曲的发梢总是飘忽不定在眼前晃,突然转过头笑起来露出的虎牙,拉过他的手的那双手,在自己的脸上写了什么,此后面目开始变得毫无头绪,潦草画一样动起来,带着类似他脸上红晕的颜色。


最后归于整洁。


那为什么这个人会变成有的没的?格瑞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的大雨。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盯得眼睛发酸了,格瑞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又叹一口气。


可能是因为年纪吧,一点事就可以让天塌下来,一点事就可以打破所谓的亲密关系,一点事都无法容忍。


无法容忍自己,也无法容忍别人。


tbc

评论(16)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