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地摊文学】他从高墙跃下

#架空,安雷,瑞嘉,注意避雷

#越写越多,我的腰啊要报废了,谁说我一次只更新八百的,呸呸呸

#前文可以看归档或者“他从高墙跃下”的tag[不是从高楼跳下,那会死人的




章一:蜜桃与盐(下)


等安迷修到达和雷德约好的地方时,雷德已经缩在驾驶座上快睡着了,终于瞧见安迷修,太阳也出来了,雷德便慢吞吞地从座位旁边端起一杯塞满冰,略微冒气的巧克力茶递给他。


“这是?”棕发男子往前伸出双手把冰茶接过来。


“甜食和冰水,它们是最后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中和了一下,决定给你一杯巧克力茶,尝尝?”雷德轻轻笑一声挤眉弄眼,虽然旁人看不清楚,但他确实在这么做。


“谢谢。”安迷修没问自己需要解决什么问题,谁都有那么几个问题要去解决,所以不论何时雷德把这杯茶递给谁,都是不会出错的选择。他们萍水相逢,这已经可以被称为最令人感动的举动了。


安迷修坐到副驾驶上,含一口冰在嘴里,鼻腔里叹出一段浊气。他实在是太热了。还记得小时候老人同他说喝冰不能解热,只会更热,他至今是不相信的,有什么比冰更解热?


雷德发动车子,勾勾指头示意对方把安全带系起来,又探过身子低头看一眼:“你的鞋不错,就是裤子皱了可惜。”


他听后又往嘴里送上一口冰,等咽了才说:“这件事说起来也怪,我第一次见人拿一大袋子的大白菜,边走边漏不以为然。”


雷德换了个档,朝西南方一个似乎是个路口的地方冲过去,笑啊笑的:“这种怪事七区到处都是……现在我们正式进入二区最烦人的地带啦!安迷修先生,接下来会有些颠簸,坐稳咯!”


安迷修抬着杯子准备再喝一口,还没把话听明白呢,车已经撞到什么碾着什么过去了。确实颠簸,噪声也大,喀嚓喀嚓的碾得那东西断裂了。他回过头去看,大概是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为什么要碾他?”


“那是个碰瓷的,趴在地上等你下车去看,等你下车之后就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了,包括你这个人。”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都有。”雷德还在笑,仿佛什么事情都值得他乐一乐。


在这个过早开始闷热的上午,雷狮把空调开到最大,整个人团在被子里,耳朵捂得最严实,底下还塞着个耳塞,好像这样就能只听得见梦里的声音,听不见身外声。安迷修则在这时抬着雷德硬塞的巧克力茶小心翼翼地一个人穿过覆满污垢的小巷,跨过几滩积水,他在心底抱怨,这里比外面凉快多了,为什么非要自己抬着冰茶进来?


走到底时他停止了抱怨,心思被多次出现在梦里的矮墙转移走了。那边的太阳好像都要比这边暖和一些,和他拍摄照片时的闪光灯不一样,也和后来黏贴在照片上的阳光不一样,是真正的阳光。


他慢吞吞地爬上镂空沿墙而建的铁质楼梯,站在门前时,他首先是尽量把裤子拉平整了,又把皮鞋上的污垢用纸擦干净,装进随身的小垃圾袋里。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已经完全遗忘了自己的巧克力茶。敲门之前,他觉得自己还应该理一理自己的衣领。一切就绪后,安迷修敲开了自己想要寻找的,那间房间的房门。


雷狮很少在上午遇到访客,他的访客大多集中在深夜、凌晨或者黄昏,那才是他的营业时间,可是既然有访客,那他没有理由拒绝上门来送钱的瘾者们。就算是刚起床,雷狮也是那个比访客要干净得多的人,这群人来去匆匆,不修边幅,他同样也没有为这群人打整过自己,他认为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可现在站在门前的人显然和预料的不一样,穿戴是干干净净,甚至还抬着喝了一半的巧克力茶,只不过最扎眼的还是那双皮鞋,一眼可以看出来是软皮鞋底,走过这样的路,回去肯定报废了。对方带着得体的微笑和他打招呼,这张脸好像也有些眼熟:“您好,雷狮先生。”


雷狮下意识摸了摸下巴上冒出来的胡茬,点点头,他可能是从这一刻开始变老的:“有事吗?”


“听雷德说您是最后一个住在这里的人,我有一个冒昧的请求,想要看看那边。”


雷狮从他开口时便已经猜出对方的来意,毕竟这样的人也有许多,他扭了扭脖子,隐约听到咔咔的声音,他开口说话的同时也将门狠狠关上。


“不行。”


安迷修听清了对方说的,鼻尖差点碰在门上,关门时扫起的灰钻进鼻孔,有些难受。门那边的雷狮转身看到桌上垫杯面的传单,水皱了纸,可还是能清楚地看到门外的脸和纸上的脸一模一样,背景是墙那边一眼可以看见的第九大道,底下还有一行字。


——我生于凹区。


可笑得令人害怕,他觉得雷德可能是太久没有碰大白菜,终于把自己逼疯了。


“虽然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很唐突,可是真的拜托你了,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听见门外人的话,他一把扯过传单,旋即打开门,这是他第一次出离愤怒:“你当所有人都是白痴吗?”


传单被重重拍在安迷修的胸口上,他毫无防备地被这力道拍退半步,半杯冰茶在手里摇来晃去,青年定了定神,一点儿也不生气地继续说话。


“我没有去过凸区。”


“从没有去过。”


雷狮听罢怒极反笑:“哼,是吗?”


“那你的鞋是从哪里来的?”


安迷修不说话了,这样的鞋他有很多双,凸区官员在拍照后送给他的,这么说来,确实是很好笑。


雷狮再一次关上门,这次之后,再也没开过。安迷修站在原地沉默半响,再度开口:“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抱歉,这真的是我唯一一个愿望。”


安迷修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雷德一定要他抬着巧克力茶来了。

因为甜食和冰水,它们是最后解决问题的办法。


门里终于传出声音:“我永远不会给你开门的,要是你真想爬上墙看那个可笑的破地方,就等着被爆头吧,你伟大的最高行政长官会来迎接你的!”


青年喝了一大口冰茶,仍然觉得闷热得喘不过气来,他在这时候又明白了一个道理。


冰水,永远没办法解除热意,甚至还会令他更难过。


——我是女神的代言人之一,却永远没办法离开女神的垃圾场。


说来同一个天气是永远不会出现在两个地方的,格瑞从大楼里出来的时候,温度比之前还要高了,阳光太过刺眼,白光过盛令他不得不眯着眼睛往卖桃子的摊子上走。


格瑞讨厌夏天,只要出门就掉着个脸,脚步懒懒向前跨,没走几步就觉得眼眶发冷。果然,里面框着个凯莉,腿长腰细没胸没屁股必定代表性冷淡,凯莉是典型代表。格瑞很少和她说话,因为她的长相,总让人觉得她一开口,要么居心不良,要么尖酸刻薄。


此时的她眼睛像镭射激光枪似的在扫射对面抱着粉红狗的中年女人,像是在看五毛钱一斤的大白菜,是凹区里的那种大白菜。


凯莉微微一笑,脚上踩的是丝绸面料的鞋,鞋跟上是硬邦邦的合金片。此时她轻轻地用脚后跟敲了敲地面,这个动作必定会要了人命,格瑞能精确地感受到凯莉的不愉快,那个女人似乎也寒毛伶伶。黑发女子的长指甲虚虚指着那只粉红狗——上区的新流行,某种指定品种狗,一定要剃光毛,这样狗的浑身会泛粉红。在凸区好像不养这种宠物的人必定会被嘲笑似的,以致于满大街都是寿命短小的粉红狗。


“第九大道上的陋习看来您是忘了,那我提醒您一下——”


“一个笑话说无数遍。”


“就像你觉得我不养这玩意儿是个笑话一样,我也觉得养它是个笑话。”


“我就只笑这一次。”


“多的我也没时间和你调笑了,否则放在摊子上的蜜桃要坏掉了。”


格瑞听见这话才又抬起脚,是了,嘉德罗斯喜欢吃的这种蜜桃跟蟠桃似的,半天不吃就要坏掉,全化成水。


他往摊子那边去拎了一袋蜜桃,不再看凯莉。而凯莉也不理会女人苍白的脸,慢悠悠跟上格瑞的脚步,鞋踏得踢跶响。


“你最好买两袋比较好哦?”


“嗯?”银发青年撇头看向她。


“你往袋子底下摸摸。”


格瑞伸手进袋子里,大个儿桃子底下是半化成水的蜜桃,再将手缩回来的时候,也带出了细小的,密密麻麻的黑虫。对方依旧笑意吟吟:


“你说为什么嘉德罗斯会喜欢这种徒有其表的东西啊?”


评论(2)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