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喻黄】四牌楼情歌

#下一节的题目我都想好了。
#就叫忧伤的嫖客。
#没嫖,真没嫖。




二、广州足浴一夜

黄少天带着喻文州逛遍整个动物园,依旧不知道那件事是什么,逛到后来,他觉得脚疼得不行,终于也不关心那件事到底是什么了,他只关心喻文州是不是和他一样脚疼。

脚真的太疼了,疼得他连鱼都不想看了,他最喜欢鱼了,原因倒是简单,因为好看,寓意好。

年年有余,喻文州,相濡以沫,多多少少都算是和鱼有关,所以是寓意好。在喻文州傻了之前,他觉得他们俩算是相濡以沫的,字面意思——他们都快退役了,两条鱼在干涸的地上用湿气相互滋润。

现在想想,可能也不是,黄少天自己也摸不准了,他问喻文州:“你的脚疼吗?要回去吗?今天太热了,脚疼会更难受的。”

“疼,但是不想回去。”对方拉着他的手,手心里都全是汗,就是不松开,说话间微微甩两下,带了点风进手心缝里:“再看一会儿好不好?”

“那就再看一会儿吧。”黄少天说完就后悔了,他想自己一定不适合带孩子,应该把李远喊来,看他那侄女带得多好啊,水灵水灵的;是在不行,王杰希也凑合,至少他们不会宠孩子。想到这里黄少天就开始叹气,“哎呀哎呀”的,喻文州听他十分忧愁,思来想去,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开口:“我们回去吧。”

黄少天更忧愁了,我果然是不会带孩子的,还要孩子来体谅自己,怎么那么没用啊?

另一边,叶修在和魏琛讲述蓝雨背后的故事,讲这个故事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故事背景。

那天黄昏下,魏琛和叶修骑着魏琛那年头久远的荧光绿小电驴穿梭在一望无际的大街上,两个成年男人,特别是开始长赘肉的男人,都比较粗壮,坐在电驴上,愣是让轮胎抖出了些半死不活的意味,行进速度比隔壁小黄车还慢。叶修点起一根烟,湿热过头的空气让他觉得烟味都变了几分。肿高了的脚踝悬空晃晃荡荡,前面人鲜艳的短袖花衬衣被风吹得呼啦呼啦,叶领队在此刻突然领悟了生活。

魏琛心潮澎湃地骑着小电驴朝前,回忆青春。想当年自己骑着胯下这鲜艳的电驴子,飞驰过大街小巷,比古惑仔还炫酷。

“屁大点伤还要去医院,真是服了你了。”

叶修打个哈欠,又扭脖子又歪脑袋的:“主要是要你对我负责,谁叫你非要带着我飙电驴回忆青春的?不然我也不会被你甩出去不是?晚上的洗脚也洗不成了,哥都怀疑你是成心的。”

“呸,谁报复你只把你脚摔肿了?应该把你绑在火车轨道上。”

医院向来是个人满为患的地方,魏琛深知市医院是个什么地方,能吃人的地方。医院是张嘴,里面的人全是牙齿,一进去全得被嚼碎。 心里小算盘立刻打得噼里啪啦响。

于是在到市医院大门口时,魏琛往里一个漂移,伴随着“哎哟”,后座一轻。

——老夫找到了当年的神勇之感。

——今天,我就是山鸡哥。

“我五分钟之后,在挂号的地方遇上黄少天和喻文州了,他们俩手拉着手从医院里走出来的。你说……”

“你放屁!这是队友情。”

“哥没放屁,咱香着呢,继续给你说,我想着啊,父债子偿。你算他们的师傅,队长,那就是父亲了,就让他们俩带我去足浴了。”

“老叶,你这次就是真的在放狗屁了。”

“不,老魏,这是人生。”

“你们除了洗脚还干什么了?”

“还能干什么?大保健的意义是什么?”叶修笑起来像朵盛花期的西番莲,又大又红。

“找小姐姐玩啊。”

评论(8)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