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喻黄】四牌楼情歌

#磕坏脑袋变成老实人的喻文州的故事,名字是随手胡扯的

#双向暗恋,老套爱情故事,夏休期探秘故事

#章节名妄图都用mla的歌名,他们的粤语歌是最浪漫的




一、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


黄少天盘腿坐在床上玩消消乐,背脊挺得直直的,手指头每划一下都是慎重,卢瀚文凑在一旁聚精会神,表情紧张兮兮:“黄少,只剩五步了!”


而对方眼睛粘在屏幕上,冷冷吐出四个字:“小卢,安静。”


喻文州在隔壁床睡得安详,仿佛没有什么可以打扰他休息。


徐景熙手拿甜筒含着勺慢吞吞加入战局,本来只是来打个招呼说自己收好东西要回去了,没想到瞧见了消消乐——是他最擅长的某美工作室出品的消消乐,他今天早上刚完美地送了兔兔回家,整个朋友圈只有他可以做到。徐景熙咬着勺含糊不清:“最后一个Hello Kitty在这里。”


手指头在屏幕上空划来划去:“你们得做个炸弹让它掉下来,五步不够的,至少要七步。”


黄少天和卢瀚文同时张开嘴无声哀嚎,压低嗓子叽叽喳喳开始研究攻略。喻文州的手指动了动,眼睛慢慢睁开。


李远从外面进来找自己的皮卡丘充电器,半年前黄少天找他借了之后就一直没还,一会儿就回家了,还得靠着这个哄骗侄女得到青睐,他腋下夹着给侄女买的精装拼音版《绿野仙踪》,踮起脚尖旋转跳跃到桌前捏起皮卡丘的尾巴拎起来。


喻文州晃晃悠悠从床上爬起来,极其镇定地环顾四周后,指着李远的腋下开口:“这个不好看。”


李远还拎着皮卡丘的尾巴,倒吊着的胖脸和他的表情一样微妙。喻文州看对方没有反应皱皱眉,将手指戳上书的封面:“我说这个不好看,爱丽丝梦游仙境更好看。”


“想要脑子的傻人、想要心脏的无情人还有拼命想要获得勇气的胆小鬼的故事有什么好看的?这种人到处都是,而且这个故事的结局太假了。”


李远手里的尾巴拎不住了,摇摇晃晃,摇摇晃晃,他想问队长为什么突然说话那么不对劲,可没办法开口。只能自行分析,昨天没见着队长人,但前天是好好的,那问题很有可能是出在昨天,可昨天是黄少和他一起出去的,一大早就去了,回来的时候也没什么问题。那就是昨天晚上,一定是昨天晚上黄少表白了,然后被拒绝了,很有可能队长是个钢铁直男,受到刺激了。


李远想到这里,目光复杂地看向黄少天,真挚而惋惜。我们知道真相却不告诉队长,现在是被责难了啊,咱们作为和尚要逃一个夏休,庙您就屈尊留下吧,等回来了,我们还是亲人。


徐景熙通过这道目光感受到了李远的信息,该跑路了,被发现了,他痛苦地开口,仿佛一个没交党费就要牺牲的同志:“我要回去了,李远你呢?”


“我也要回去了,我的滴滴到楼下了。”


两人飞似的逃离战场,没过一分钟,徐景熙又折回来拎走卢瀚文,嘴里念念叨叨还看什么消消乐啊?我一会帮你送兔兔回家,我比黄少玩得好,别看他玩了,要死人了。


黄少天在整个过程中做到了一言不发,等确定他们不会回来的时候才瘫下来松口气,他把消消乐的音乐打开,递给喻文州:“这关我玩不过去,队长你要不要试试?我觉得还挺难的。”


喻文州接过手机,表情无辜:“大黄,他们为什么走?”


“为什么走啊?……大概是因为乌鸦像写字台吧。”黄少天想起来刚刚喻文州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小说早忘了八百年了,倒是电影还记得这么一句话,好像意思就是没有理由,用来哄孩子最合适。


是了,哄孩子,黄少天想到这里特别难过,昨天他发现喻文州不对劲,对方先是说脑袋疼,后来说话也不正常,连哄带骗带到医院一看,医生直接告诉他,人傻了。


那什么时候能好啊?会不会好不了?要不要做手术?会不会有后遗症?


不会不会不会,这是撞的,不严重,就是脑袋里面有个血块,等血块消了就好了。看这个情况,一两个月吧。


那好之前会不会有什么征兆?


不会,可能第二天一觉醒来就好了,不傻了。


医生什么都答不会,黄少天决定趁热打铁,万一下个问题也是不会,他满怀期待,又战战兢兢怕真的不会。


那他清醒之后,还记得之前的事吗?


肯定记得啊,不记得那还要来医院看,那才是大问题。


医生,我不放心啊,万一他好不了怎么办?


那蓝雨争明年的冠军吧,明年一定来得及,还有,记得别让他总动脑子,保持心情愉悦。


就像养个王子似的,供着他,那样好得快。


要说喻文州彻底傻了,他其实一点也不傻,只是行为举止和原来不一样了,像个老实人,说实在的,黄少天还记得自己语文老师说的,老实就是傻,无可救药的傻。


他头一次那么希望喻文州是个五岁孩子,而不是个老实人。


黄少天问老实人:“你想去哪里呀?我们这两个月去哪里都可以,只要你想的,我就陪你去。”


老实人老老实实回答:“我想和你去动物园散步。”


“散步?散步哪里都可以,为什么要去动物园?动物园不是看动物的吗?”


“这是我日记里的愿望清单里写的。”


“要和你一起做的事情。”


黄少天从没听过喻文州还有这种东西,他不想欺负老实人,但他又想知道那张愿望清单里到底写了什么。


他想,我是个机会主义者,现在是个绝好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可以看吗?”


“不可以。”


“为什么啊?明明是需要我和你一起做的事情,为什么不给我看?”


“你要能证明一件事,才能看这个。”老实人想了想说:“清单上是这么写的。”


“什么事?我没有什么做不到的。”黄少天觉得自己这次稳了,志得意满眉飞色舞。


“我不知道。”


“清单上写的是那件事。”


“哪件事?”


“那件事。”


评论(5)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