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達

【瑞嘉】简析迷情剂在实际生活中的抗体及其解决办法

#hp paro 瞎写系列,迷一样的论文混乱体裁。

#逻辑已死,不想解决,可以直接跳过前面发疯看后面正文



记录者:玛丽莲·梦酥(拉文克劳)


论文摘要:近些年来,随着魔法世界的不断发展,人们的魔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与此同时,巫师们对于自身的爱情健康质量也开始有了更多的关注。因为精神生活的逐渐缺乏,爱情开始受到了政府和社会的广泛重视。在这种背景下,迷情剂的使用进入我们的视野,这一命题是为巫师群众的健康爱情服务,经过多年的发展,世界上最强大、最有效的爱情魔药却出现了对其拥有抗体的巫师。基于此,记录者将对迷情剂的抗体及解决办法进行简要的阐述。


论文关键词:爱情抗体,安全性,临床疗效,时效


迷情剂制作巫师:嘉德罗斯(拉文克劳)

药剂抗体携带对象:格瑞(拉文克劳)


对迷情剂产生抗体为临床常见症状,原本产生抗体的患者多为常被使用迷情剂的患者,但也有相当少见的患者第一次被使用迷情剂就失效的情况,在这里只研究这种情况。为探究治疗药剂抗体的有效方法,本次研究应用了魔药学第一名、疑似明恋抗体携带者格瑞的嘉德罗斯同学,对药剂抗体携带对象进行平缓治疗。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次研究将天然药剂抗体携带巫师格瑞作为研究对象,接下来是一般资料的详细记录。


嘉德罗斯做出来的迷情剂,在他自己闻来是一股旺仔牛奶的味道,就是格瑞每天都在寝室坚持不懈喝的那种牛奶的味道。安迷修说迷情剂拥有着梦幻般的粉色,嘉德罗斯则评价:“令人生厌的凯莉色”、“属于白痴格兰芬多的颜色”。具有相当强烈的地图炮色彩。


魔药学教授丹尼尔对着嘉德罗斯那一锅粉红色的药剂十分满意,脸隔着烟雾缭绕高深莫测地开口:“嘉德罗斯已经具有可以让任何人对他爱得死去活来的能力了……虽然他不需要。但我还是要给拉文克劳加十分。”


金发少年表情嫌恶地把药剂装到瓶子里扔给雷德,对方相当愉快地把瓶子收起来,并在晚饭时间悄悄分了一点在自己准备的小瓶里,在给蒙特祖玛(雷德认为这是一位少言少语却十分有魅力的小姐,这种性格对自己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但她喜欢嘉德罗斯)下药之前,他觉得自己自始至终都表现得十分镇定——除了在喝水的时候抬起来的是枝形烛台,谁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把手伸那么长的。雷德整餐饭都吃得十分郑重,郑重得犹如一场祈祷仪式。


晚饭后雷德和嘉德罗斯先回到休息室,智慧的红发拉文克劳感到十分高兴,他将迷情剂加在热牛奶里等自己的心上人回来。因为魁地奇练习从而耽误晚饭,刚刚偷吃完东西的格瑞却比祖玛回来得更早些。嘉德罗斯为了和格瑞进行一场堂堂正正的巫师棋决斗,不由分说地把雷德刚刚准备好的,那杯温度适宜的迷情剂牛奶递给格瑞。


雷德惊恐地目睹着格瑞将牛奶喝了半杯放到隔壁的桌子上后,面不改色地坐到嘉德罗斯对面:“就一局。”


“我今天要杀得你片甲不留!”金发少年摩拳擦掌,对面的人则微微颔首。


“好。”


——难道你看着我或者老大都没有任何感觉吗!雷德在心中大声地质问。格瑞没有在喝下牛奶后作出任何反应这件事叫雷德十分失望,你打个嗝也行啊,雷德这么想着,老大这么喜欢你,你看看你,你看看你,连个嗝都不给他,这可是他配的药啊。


失望之后,雷德又震惊起来,不对啊,格瑞没有对着任何人求爱,是个抗体?可是没人敢给他下迷情剂啊。难道是嘉德罗斯配的迷情剂出了问题吗?还是热牛奶可以溶解迷情剂?


雷德陷入到深沉的思考之中。


直到这时候,拉文克劳其余的魁地奇选手们回来了,他们表情凝重,左顾右盼,然后突然拿起格瑞的牛奶杯,传递着一人喝了一口,动作十分迅速整齐,雷德再一次陷入震惊之中,他没想过这杯牛奶在今天的拉文克劳那么受欢迎。


他张了张嘴,然后闭上了。他想看看这群人是否会爱上嘉德罗斯。


只见这群魁地奇选手们用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嘉德罗斯,然后一哄而散。雷德清清楚楚地在某人路过他的时候听见一句话。


“该死,嘉德罗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爱了?”



评论(26)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