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達

我在给魔法少女漫画取材

#神经病风格,第一次正经写喜剧,第一次写雷安,有奖竞猜雷狮设定

#内心戏丰富的面瘫推理漫画家格瑞x非典型性魔法少年嘉德罗斯

#我流雷安在后半部分:?????雷狮x洗剪吹招牌看板郎安迷修

#最后 @脑装垃圾 ,你看,文。





“格瑞啊,你这么画可不行。”


“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个人认为这部作品可以被称为漫画家烈斩最优秀的考据向推理漫画作品了,无人能出其右的那种。


“我觉得有很大问题!推理漫画这几年没什么市场都不说了,最重要的是你台词里解释用的文字还特别多。现在不是有这么个说法吗?看字多的漫画的话,就失去了看漫画的意义。”


“其实推理漫画还是比较有前景的,比如柯南。”

——这种懒得如此有原则的说法我可没听说过,只不过“没市场就不给进行创作是蓄意谋杀”这种说法我倒是听过很多。


“天真,太天真了!柯南哪里还走得下去?现在还不是变成打着推理漫画旗号的谍中谍动作漫画了。”


“……那您有什么建议吗?”

——哦,早知道就说死亡笔记了,果然柯南只靠剧场版是站不住脚的。东京残响我也能说,为什么偏偏这时候脑子就短路了?回去吃点脑花补补。


“要不这样吧,你在漫画里加一点最近时兴的魔法元素,主角可以改成一个魔法少女。咱们把这部作品做成一部史诗级的魔法推理作品如何?”


“意思是那种利用魔法来寻找线索的作品?”

——顺便画一点裙子与梦想,那我就彻底脱离推理漫画家的行列了。


“不不不,主角的魔法只是魔法而已,和线索没关系……准确地说魔法少女只是魔法少女而已。要是你实在不会,就画成类似于怪盗基德那样的,全手动魔法少年也是可以的。”


坐在对面的男人学术地推了推脸上的眼镜,顿了顿再次开口:“你明白废宅的力量吗?”


格瑞抬了抬眼,心想还好没提死亡笔记,不然夜神月可能要被提出来说是神权系魔法少年了,不会变身的那种。手上动作着迅速把分镜收起来:“明白。”


男人再次扶扶脸上的眼镜,强硬地反驳道:“不,你不明白其中的精髓,这几个月还是取取材感受一下比较好。”


漫画家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责编,仿佛在询问为什么画魔法少女这种没有内涵的题材还需要取材感受氛围。


“这个送给你。”眼镜男人看他不说话,立刻兴致勃勃地从包里掏出一个金色小人模样的挂件递给格瑞:“这是嘉德罗斯粉丝后援会的证明,你去后援会里感受感受。”


青年打量着手心里不可一世模样的小人挂件:“后援会证明?”


“所以我才说你不明白其中精髓!这可是嘉德罗斯啊!你不知道吗!嘉德罗斯!”男人慷慨激昂地强调起这个名字,仿佛对方是个什么令人着迷的人物。


“抱歉,不认识。”格瑞已经放弃了思考,他觉得如果编辑现在手上拿着的是小猪佩奇,他都可以镇定地回答:我认识,这只猪还有一个弟弟。


可是,嘉德罗斯,他真的不知道。


“现在最知名的、以维护自我原则的而出名活跃的——”


“路障魔法少年啊!”




“……?”

“路障?”


“对,路障。”

“他的技能是路障操控魔法。”




《我在给魔法少女漫画取材》




#01 有缘千里来相会


作为一个漫画家,什么题材不能画?让我下海我都可以下给你看!格瑞内心波涛汹涌面无表情地抱着文件夹走出编辑部,几分钟后转身钻进附近的理发店,一边坐到靠墙的椅子里等着剪刘海一边打开手机开始百度嘉德罗斯的信息。


(灰色半透明小字:路障魔法少年、大罗神通棍一般指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现在凹凸市唯一可以确定的本地产魔法少年,也是世界上仅存的五名魔法少年之一,名气与活跃度皆为五人中最高的。使用的是路障操控魔法,具体是通过魔法催动,可以随意改变一切黄黑色路障的尺寸和质量。为此,凹凸市将所有路障改为黄黑色,在此之后本市的犯罪率大大降低。]


[嘉德罗斯身手不凡,原则性极强,以维护认知原则的特点而出名活跃。曾因为圣女果与番茄都被称为西红柿而领导水果饭们奋起反抗,为圣女果重回水果分类这件事做出了卓越贡献。在今年春季时,嘉德罗斯的第三个蜡像,在丹尼尔先生蜡像馆“超级英雄”专区揭幕,此次蜡像以圣女果战斗为主题的艺术造型出现。]


每看一个自然段,安迷修就会在格瑞的旁边用直白却不轻浮的语调问:“要办卡吗?”


格瑞双目无神地抬起头:“谁?谁在说话?”


安迷修露出一个哀伤又迷人的微笑:“我啊,是我啊。”


格瑞脑中自我告诫着“我啊我啊诈骗只要不相信就不会受骗不要搭话你还没吃脑花补脑”然后打开漂流瓶,迅速打下一行字:明明侦探比魔法少年更伟大,可为什么嘉德罗斯凭借圣女果就可以搏出位?


打完字格瑞在心中发力把漂流瓶扔了出去,看着小瓶子从屏幕里消失,心里舒服了很多。他抬头对着安迷修露出一个安详的表情:“不办卡。”


安迷修的微笑更加哀伤了:“办张卡吧,你看你的头发每个月都要来打整,又是软化又是吹剪的,办卡多划算啊。”


“我的软化吹剪只限于刘海,其它地方都不需要。”


安迷修看着对方额前的那一撮刘海,又看看对方头顶上犹如抹了一斤发胶的铁树,突然醒悟对方刘海是怎么塌下来的,这种发质倒是有够省发胶的。


格瑞在这时收到了漂流瓶的回复,他看了一眼,觉得对方可能是嘉德罗斯的迷妹,因为里面是这么写的——


我,嘉德罗斯,魔法少年,你爸爸。

这就是理由。


格瑞对这种迷妹向来没什么好感,皱皱眉回复了对方,并在十分钟之后明白了什么叫做噩梦。对方不依不饶地和他讨论嘉德罗斯是一个如何比侦探还要厉害的人,似乎有十分强大的执念在其中。


最后在洗头的时候格瑞不堪其扰,把这个人加上好友然后快速拉黑了,世界清静不少。可安迷修依旧在对着他微笑,似乎办卡是他人生的全部意义。格瑞的室友雷狮则在格瑞头发全部梳起来的时候,拎着一袋新鲜的芹菜从天而降(他最近吃太油腻了,害怕自己血脂升高,已经连续吃了三天芹菜):“格瑞,家门钥匙。”


雷狮拿到钥匙后一个自信回头看到了安迷修,这位带着哀伤又清淡微笑的看板郎薄唇轻启:“洗头吗?”


雷狮仿佛被命运女神击中了:“洗。”


对方看起来似乎很高兴:“那您需要寄存什么东西吗?”


雷狮鬼使神差地把芹菜递给对方:“存。”


安迷修乘胜追击:“那其实可以做一个套餐比较划算。”


雷狮目不转睛:“做。”


在这两人开始醉心研究烫染套餐的时候,远在百里外的雷德两条腿屈在椅子里,闲闲懒懒,手上玩着手机。在长久不懈与嘉德罗斯键盘侠的斗争之中,他今天遭遇了史无前例的败北,对方说话居然比他还要尖酸刻薄,他正在绞尽脑汁地想如何反击回去——这是人生的必修课之一:学习如何说服对方。


最后,他被拉黑了。


雷德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和他的老大一样,一定要做一个为了原则献身的男人。所以,雷德通过第二个账号重新观察了这个微信,并且发现这个人是附近的人,附近五百米左右。最后通过严谨的分析,命运的指引,他锁定了王师傅理发店。


红发男人跟着自己头发的脚步马不停蹄来到理发店门口,正好雷狮和格瑞从理发店里出来,雷狮对格瑞背包上那个嘉德罗斯挂件不屑一顾:“真傻。”


雷德非常生气,觉得雷狮就是那个叫做“烈斩”的微信的主人,这个人十分不尊重魔法少年这个职业,应该接受来自迷弟的制裁。


于是他冲上前揪住了雷狮的衣领,大声怒吼:“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雷狮也愤怒了,用带着芹菜味的手一把抓住不速之客的手:“你他妈谁啊!”


雷德勾起嘴角:“我,嘉德罗斯,魔法少年,你爸爸。”


格瑞看着雷德的脸,第一次明白了废宅的力量。


评论(20)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