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達

【瑞嘉】余生皆假期

#突然想写叨逼叨的文风,oocoocooc

#abo,之前发的女装alpha格瑞设定的成文,暂时没写到女装,但是总会有的,就像肉总会有的,一样的道理。




#01


地摊餐馆无论何时都带着点趣味的氛围在里边,热,干燥油腻的白气氤氲,带着点污垢糊在毛孔里的暗示,说白了就是不干净得明目张胆。


格瑞坐在堆得乱七八糟的桌子面前,扯了扯衣领:“你说的是有孩子了?不是别的什么?”


嘉德罗斯把最后一串烤肉吃干抹净,擦擦嘴,少有地慢条斯理起来:“那也有可能是个蛋,就是那种卵生动物,因为好歹你是它爹,生出个蛋也有可能。”


银发青年皱起眉头:“我希望是个蛋。”


顿了顿,他又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蛋还需要时间孵,孩子生下来就要管了,咱们的钱都拿去给你买爱马仕限量款了,你舍得自己LV的羊毛毯子拿去包那个浑身乳臭味的小东西吗?如果你舍得,那就给我买个Prada的装尸袋把我装进去埋了吧,我不愿意。


男人至死方少年……!不能屈尊去当爹!对,我是个天才,这话没毛病。格瑞自顾自点点头。


嘉德罗斯把双手虚虚放在桌沿上,指头一敲一敲:“我明白你的意思,昨天我们还清理过空调排风口里的鸟窝……说起来,那几个鸟蛋还不够我一个人吃的。”


“对,它要是个蛋,我们就把它放在别人家的空调排风口里。”


嘉德罗斯伸手去拿桌边上的可乐:“铺上干草,说不定哪天飞出个哪吒。”


“是这个道理。”格瑞见状用筷子勾着小冰桶的提手,一路湿漉漉地拖着水痕拖到自家对象面前,然后颇有节奏地戳着小铁桶外壁,动次打次,动次打次,他突然觉得自己说不定有做DJ的天赋。


金发少年直了直脊背,抿一口冰可乐:“可你不是卵生动物,你除了有鸟之外,哪儿都不像卵生动物。”


格瑞面色一滞,沉重地开口:“你也有鸟,我们凑一凑,说不定能成。”


嘉德罗斯双手叠放在桌上,垂下脑袋歪歪地靠在手上,面对着对方笑起来:“不想养的话,打掉?”


“不行。”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不知道他想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啊,好歹等他懂事了,问问他要不要活下去,不要的话,那就让他找个殉情对象,然后浪漫地结束生命。


万一他碰到像嘉德罗斯那样的人,不想死了,就教他把日子过成假期,美好一点。


无论如何这条命都是他自己的,又不是我们的,就是苦了嘉德罗斯……不行,还是让他成年之前的命属于我们好了,我得给嘉德罗斯回本。


嘉德罗斯看格瑞不说话了,还在笑:“说话啊,格瑞。”


“一定要生下来的,我们要尊重生命。……一会儿我们去产检吧,约雷德给你做个产检。”


“你去又没用,还不是旁边看着,别去了。”


“有没有用是一说,去不去是态度。这是原则问题。”


“你得去找工作了。”


“不去。”


“那我们怎么养孩子?”


“这也是原则问题,我们说好了的——”


“我们要度假。”


嘉德罗斯慢悠悠坐起来:“余生皆假期?”


格瑞重复了一遍:“余生皆假期。”


嘉德罗斯笑得亮晶晶的,探过身子吻了吻对方的嘴:“那他以后要怎么办呢?”


“这可由不得我们决定。”格瑞皱了皱眉,决定如实说:“我们只需要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办。”


嘉德罗斯瞧见垫着油腻盘子的旧报纸:“最近的新闻太少了,我们来做点大事吧。”


“依旧是你来作为英雄登场的大事,这有助于孕妇的心情愉快。”格瑞沉思两秒开口。


“那么——仙人跳,如何?”嘉德罗斯竖起一根手指。


这次轮到格瑞越过桌子吻对方了:“我做受害者,你做英雄,再好不过。”


tbc.



妇科医生雷德小剧场:

“你用怀孕去试探他的结果如何?他要你打掉孩子吗?”

“不,我们决定去仙人跳。”



评论(6)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