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写给夏萌

好久不见,最近如何?


其实关于你的近况,我是一点都不想知道的,因为这样可能会让人误解,觉得我是不是十分想念你,可是该有的客套总是需要有的,所以我思量及此,还是添上了问候。但说句实在的,我一点都不想你,真的。


请你不要对我上面的话生气。我不说想念你,那是因为我觉得这话说出来太肉麻,我每天都在自食其言地给你写信,自顾自地写一些自己的琐事,念念叨叨的,你看到一定会觉得烦人,所以这些令人厌烦的话我一次都没有寄给你。


今天我又要来给你说这些烦人的话了,反正你也看不见,我索性就多写些吧,一次性写完,就可以一了百了了,多好,这样我也能稍微和雷厉风行的你有些瓜葛。


我最近在忙着应付期末考试和等你回来,这世上的所有考试总是受到所有学子的厌恶,我也厌恶。可是我今天复习的时候一态反常,积极得不得了,你猜猜这是为什么?要是猜不到,你就去看看日历,上面的日期会吓你一跳。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大家也在这些日子里做自己必须做的事,也就是在尽义务,真是平庸又无趣。虽说是这样,可是我内心还是有一个愿望,想让无趣的生活变得可爱,——准确说是永远可爱起来。


写到这里我可以万分肯定这封信你一定收不到,那么我就大胆地说出来好了。


我希望你在有一天会变成我生活里的义务。要知道,义务是无法逃避的,也不能推诿,如果这事能够成真,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现在感受到一种害臊的情绪,明知道你看不到,可还是害臊得不行。同样因为你看不到,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我不想对你不老实,可是不给你看这些愿望,又是对你不老实的。只不过,女孩子都喜欢不老实的,坏坏的人,说来你也是这样的,那么不给你看这封信,我就是不老实的人了,你会为此多喜欢我一点吗?


但愿可以吧。


说来,我不愿意了解你现在在做什么,是为了给自己留一些幻想,毕竟你长得过分好看了,是我心里伴侣的那种好看长相,我生怕知道你在和旁的那些人说笑,但凡只要是旁的人,都会让我十分难过。


听说你剪了短发,那一定很好看,我不会用太过好看的词来形容你,因为你已经足够好看了,这种不得了的东西,不需要去强调,也不需要过分用力描述。


我昨天晚上在去便利店的路上转了转脑袋,为什么要说这个?因为在那时候我看到了一条很奇怪的狗,倒不是它的外形很奇怪,相反它的外形很漂亮,和所有狗一样,土黄色的皮毛,乌黑发亮的眼睛。我觉得它奇怪,是因为昨天晚上在下雨,那条狗孤零零地坐在花台上,背脊挺得直直的,一动不动。


是不是很奇怪?


我买完东西出来,它也还坐在那里。那时候我想起你来了,原因难说,我不会说话,把原因就这么写出来,以后的自己或者其他什么人看见也可能会误解,甚至万一被你看见了呢?我十分担忧。为了不让现在的自己在未来难堪,还是不要说的好。


总之,我过去给那条可爱的狗撑了会儿伞,再后来,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多久,我有些累了,就把伞留给了它,还有那些可能在淋雨的人。我当时在想,要是你也在淋雨,希望也会有人像一言不发地这样给你一把伞,让你可以不受雨淋。


再说多了就太矫情肉麻了,这是我不想看到的,虽然前面的话也足够肉麻了,可是王小波说真话不肉麻,所以我就当它不肉麻吧!


最后,可能我还是不能和雷厉风行的你有瓜葛,因为我明天还想给你写信,难以一了百了。


祝你愉快!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