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瑞嘉】借#03

#01、02是上一篇一起发的。

#从后来开始,我更改了这个故事的结局。
#希望它只是个故事。
#有些亏欠是一辈子的。




#03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的脸,第一次仔细看对方的脸,心想,有可能一开始是真的不爱他的,否则为什么连看他一眼都不看呢?

可是,现在我要走了,我才看清楚他的脸。才看到他耳后的那一小颗痣。

可是我什么都不能做,不能后悔。

他回去之后,遭遇雷德的问话:“老大,你喜欢他吗?”

嘉德罗斯回答得自知过分违心了:“不知道。”

雷德板上钉钉的表情使他陷入少有的恐慌,连雷德都敢确定的事,我却不敢承认:“那就是喜欢。”

“嗯?”嘉德罗斯抬抬下巴颏,软白皮肉包住口舌,他难发一言。

人总是会自顾自给自己希望,让自己确信这些希望。嘉德罗斯是其中一员,他不相信自己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可是他现在发现了:他喜欢上了格瑞,而他现在的能力不足以和格瑞站在对等的平台上。

失望是比难过更痛苦的事。

雷狮说他,何必呢?

安迷修插嘴,话不是这么说的,你不能这么说。

雷狮却仍旧烦躁。

嘉德罗斯你今年几岁?二十,你凭什么认定自己可以在这时候,或者好几年之后,站在大你那么多岁的男人的平衡点那头?我承认你是个天才,可是同样的,你什么都没有,甚至还有许多负担在等你。你的年岁在增长,别人也是。何必非要去做自己现在做不到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做一点能让自己开心起来的事?

嘉德罗斯一反常态没有和雷狮吵起来:这些我都明白,可是我不接受。

我没让你接受!你只需要去试试!这谁都可以做,当你做完发现它给了你什么的时候,你就会继续下去了。

不是吗?

雷狮终于缓和下来,安迷修叹气,一声又一声:你已经很好了,慢下来一点,急没有办法的。

我知道。嘉德罗斯想,我什么都知道的,可是我怎么去尝试?

慢慢来,总是会好的。

自此过去一个月,嘉德罗斯依然没有联系格瑞,格瑞也没有找过他。

他在这个月里只是坐下来,他看雷德和蒙特祖玛,他看雷狮和安迷修,他又看自己手机里格瑞唯一的那张相片。

嘉德罗斯记得好像在某天格瑞给他念过童话,他找遍了安徒生、格林兄弟,却还是没有找到那本书。

他突然想起了童话的结局,那刻,他有些痛恨雷狮和安迷修。



“你为什么哭?”

“我已经死了,是你救活了我。除了哭,我还能做什么呢?”



可他又想,我一定能做些什么的。

评论(5)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