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定义务

将来想去当僧侣和你结婚。

ᴛᴀᴋᴇ ᴇᴀ$ʏ ♡̶

【地摊文学】预习人间#03

#本章安雷,瑞嘉,无金凯就不打tag了。

#活生生写成了鸡汤,只不过这个也是真事。

#看看对方的眼睛,就会知道你爱不爱他了。




#03: 你啊你


雷狮和嘉德罗斯比起来,是另一种跳脱的学生,他拉帮结派,出门成群结队,安迷修说他习得了三分恶党做派,走到哪里都会先有恶风吹来。


雷狮向来能忍一不能忍二,惹毛了就出格,又和嘉德罗斯一样,仗着学习好皮相好,作威作福,除了安迷修没人能管束。


这天安迷修请假,雷狮在数学早自习时埋头抄第一节英语课要交的罚抄,数学老师也是个脾性大的,上来就把雷狮的本子扔地上,捡着难听的说。当下雷狮没说什么,只是表情不佳,嘉德罗斯一看这表情,不亦乐乎给格瑞发短信:雷狮要搞事。


怎么?


数学老头摔他本子,还羞辱他。


凯莉坐在雷狮隔壁组,一瞧这架势也乐了。果不其然英语课的时候雷狮面色如常在桌子底下撕数学书,一页又一页,整整齐齐码抽屉里。


嘉德罗斯和凯莉同时幸灾乐祸,恶党要宣战了。


课间就看雷狮端端正正走进办公室把书页扔了数学老师满桌,又放下一张纸,张牙舞爪写着他的大名,雷狮。


下课回来的数学老师一瞧满桌狼藉,气得满脸发白,课间操时就见雷狮的父亲迈着大步往校长室走,雷狮早早站在班主任旁边候着,满脸的无所谓。


很多年过去,雷狮依然记得这个笑话,当时校长问他父亲,你觉得雷狮读书,在学校受教育有用吗?


他父亲偏了偏头看他一眼,依旧那副眼窝里面都长满胡须的模样,老却不服气:“有用,会给我们买礼物了。”


雷狮依稀记得那个礼物是一双鞋,不到三百的便宜鞋子,他逃课拉着安迷修去看电影的时候,安迷修买的。一双干瘪的,犹如一块被调色盘泼过的,主蓝色调的凉鞋。那个颜色就像安迷修的眼睛一样,会在阳光底下闪闪发亮。


安迷修和他说,无论如何,雷狮,无论如何,你都应该给你的父母买个礼物,就算是用他们的钱、用他们的爱回报他们,这是应该的,哪怕很便宜,很廉价。


你明白吗?他们的付出不是无偿的,他们也需要回报,需要爱。


你爱他们吗?


我不知道。


没关系,你把鞋子送给你母亲,你看她的眼睛,就会知道你爱不爱她了。


雷狮第一次的孝,学校没有教给他,安迷修却教给了他。而他第一次在母亲脸上看到随处可见的一个比喻,愉快得像个孩子。


往后的那几年,总是可以看到那双不合脚的鞋出现在各个场合,雷狮问她为什么。


她说,这是我第一次收到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可它不好看。


谁说它不好看?它是我最好看的一双鞋了。


雷狮难过地眨眨眼,我想多看看他们这样的表情。


随即又高兴起来,我还有时间。


雷狮在第二天安迷修来时,送给对方一个礼物,蓝色的护腕。和第一次送出礼物一样手足无措,只能看着对方的眼睛。


你只要看他的眼睛,就会知道你爱不爱他了。


安迷修则在很久之后和一个有着紫色眼睛不愿上学的孩子说,大概现在的学校很少有老师可以有为人师表的觉悟。但是每个从学校出来的人都可以懂得各种道理,这或许就是学校奇妙的地方。


评论(8)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