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達

【地摊文学】预习人间#02

#校园pa,年龄操作,暂时金凯,瑞嘉,注意避雷。

#你的人生永远不会完蛋。

#一切都只是开始。




#02: 大多数


第二学期开学摸底成绩出来时,大部分人被吓了一跳,金的成绩一跃为年级前十,此后又捏着破烂的熊本熊和稀烂的寒假作业找年级组长反映有人校园暴力,凯莉是那个受害者。


出乎意料的是,凯莉对此一无所知。直到那群女生找上门,她才套出话来,金找老师把这几个人全处分了,明天贴单子全校检讨。


“你太蠢了。”凯莉剥开手里圆润的橘子,气息苦涩又香甜。


“我想保护你。”金接过对方手里的一小瓣橘子,表情委委屈屈,好像被欺负的人是自己。女生对他永远诚心实意的表情没辙,金给她的情谊好像来得轻而易举,可是这份轻而易举又过分情深意重。


“为什么?”


对方瞪大双眼,里面有只小老鼠在乱窜,看见出口却不出去,好像还有其他出口似的,最后只能一头撞在南边的墙上晕过去,旁边是凯莉咬下的半块橘子。


“因为我们是朋友。”


“是吗?那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界定对方是否喜欢你的标准有很多种,遗憾的是凯莉一种也不知道,在她眼里,追求自己的这些人别无二致,五官,眼神,行动,谁都不会在表白之后有丝毫改变。


金则在说罢后,立刻陷入某种束手无策中,小老鼠醒过来继续在眼眶里窜,他这边自顾自懊恼,感到自己大概是到了陌生的远方了。倒是凯莉什么都没看出来,把袋子里削好的菠萝拿出来,接连往嘴里塞。


短暂的秋天被人群全数吃进嘴里,最后躺在污水处理厂,等待处理。教学楼开始翻修,班级教室从五楼搬进一楼,嘉德罗斯和格瑞也就此毫无预兆地从云端掉下。


这两人在一群没头脑的不高兴里,是过分有头脑的不高兴,嘉德罗斯以为自己是俯瞰校园的不俗,和格瑞沆瀣一气,身居半个神位,做吉尔伽美什。


“他们是同性恋。”


校园里盛传的东西要么莫须有,要么就是坐实的。可是流言可以越来越夸张,可以逼良为娼,嘉德罗斯心情一落千丈,虚浮的脚步正好能踩到地上。虽然难过,吃喝却没耽误过。是道辜负谁都不肯辜负自己。


格瑞也每日和对方一起吃喝玩乐,好像毫不在意,直到被校长找上门。学校校长是格瑞他爸,比年级组长还气势万千,没两天就把人换了个校区,嘉德罗斯倒是没被动一下。后来谁也不在明面上说这事,心里又都说,你瞧,没错吧?学习好有什么用?还不是个同性恋,有谁瞧不起谁的。


嘉德罗斯把情绪烂到土里,心气尚足,说走着瞧,老子要把你们踩在脚底下一辈子。


他硬生生不和旁人说话,也没人来和他打岔,相互冷藏。


凯莉在期末和嘉德罗斯进行了第二次说话,两人都是在班里和大多数人相互冷藏的主,心高气傲。察觉出冬日里的居心不良或者其他什么的,就像在不能动弹的雪人里知道鞋里有石子,现在还不能脱鞋,但从没忘记要把石子清理了。


放学之前,凯莉听到丹尼尔和旁的老师谈论嘉德罗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他被大家排斥了啊,就像凯莉一样。”


嘉德罗斯再一次嗤笑:“他们也只会说没办法了。”


女生站住脚,转头去看对方,而对方还在笑。


“吃糖吗?”凯莉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话,看见自己的手掏出一颗糖。意外的是对方接过了糖,并且咬得咔嚓响。


她又说话了:“我们被排斥了,理由是受欢迎,理由是同性恋。”


对方笑容越发大:“不,理由是臆想,是害怕。”


“因为我们是少数人,受欢迎的,或者同性恋,永远是少数人。”


凯莉想,嘉德罗斯大概不是那个窝囊废,永远不会是。


“我们是一种威胁。”凯莉自己也剥开一颗糖,手里摆弄的塑料糖纸闪闪发光:“少数永远都是威胁,就像快燃尽的烟头,多吸一口就会烫手,会比前面的很多口要伤身体,少吸一口又不甘心,分明都是致癌物。”


“很奇妙,因为臆想,就此可以产生害怕。”


“多数人害怕的不是少数,是害怕本身。害怕被抛弃,害怕孤独,害怕因为格格不入影响不存在的情谊。”


嘉德罗斯随手把糖纸塞进口袋里,笑回了原本的模样,张狂,他理应有的张狂:“我们的恐慌只是我们的生活。”


“可是因为这份恐慌,他们把我们的生活变成一场闹剧。”


“永远不可能。”嘉德罗斯抬起脚:“他们从不会为此感到内疚,而我们——”


“也随时可以走。”


凯莉往嘉德罗斯走的方向,看到了面无表情的格瑞,对方手里仍旧提着大袋垃圾食品,仍旧只对嘉德罗斯动容。


凯莉想,春天花就会开了,也只会在春天开。少数不一定永远是威胁,是害怕,也可以是美的,是毛毛虫的茧。


——所以为数不多的时候,才是真正愉快的时候。


评论(13)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