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定义务

将来想去当僧侣和你结婚。

ᴛᴀᴋᴇ ᴇᴀ$ʏ ♡̶

【鹤一期】不朽者谁

 #我和我宝@一期懿振 的六周年纪念。

 #鹤一期。

 #大家都是人。



一、


怎样才能做到永垂不朽?

我为他的背上留下仙鹤刺青那刻,他转过头突兀地朝我开口,眼里闪着异样的颜色。都说金瞳孔的猫在夜里最是吓人,那长着金瞳孔的人呢?一双成熟的眼睛盯着你,意识沉于颜色之下,掉进去都是如梦似幻。


你是说精神上的?我斟酌着开口,比如英雄万古长青,永垂不朽那样的?


不,不是精神上的。我指的是浅显的,肉体上的永存。他完完全全转过身来,他将后背上那只红通通的、展翅欲飞的仙鹤背在瘦骨嶙峋的背上,转过身来的正面腹部有一条长而骇人的刀疤。


那大概是留下你的尸骨吧,骨头不论过多久,它都还在,它比大部分精神活的时间要长得多,算得上是不朽了。


我不想去看他的眼睛,或者是他身体上的疤痕,纹身遮不住所有的疤,他却在试图遮住一个又一个疤口,此地无银。


或者去当只龟,都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死了留下龟壳,那是真的不朽了。


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开玩笑:做一只龟也是很好的。


如果他是一只龟的话,我会愿意的;如果他不是,那我也不会愿意的。那样太让人讨厌。他套上衣服,遮住所有,笑眯眯地。


鹤丸国永说话永远这副模样,仿佛用情至深似的,笑容又好像足够轻浮。


上周,他的恋人死了。也许是在上月,我不清楚。我只收到他的通知,要我去参加葬礼,明天就去,地点在鹤见川的某座桥上,无需着正装。


为了礼貌,我还是穿上正装前往那座桥,奇怪的葬礼地点。这时候那里只有几个人在,到时间时,他一直没出现,而泱泱群众也没有出现。我们站在燃烧的热气中快一个小时,稠厚的汗和热气一同燃烧,我呼吸困难,他姗姗来迟,手上举着木质骨灰盒,作态彬彬有礼,像极了谁:“谢谢,谢谢你们来参加鹤丸国永的葬礼。”


“你们是鹤丸国永为数不多的朋友,他感谢你们来见他最后一面。”说着他快速爬出栏杆,我离他相当远,动作被汗水遏住,难迈一步。光忠离得近,反应迅速上前拉他,他无动于衷,稳稳站在死亡边缘,和白昼一样纹丝不动。


“鹤丸国永现在要到鹤见川里去,然后流入东京湾,流入太平洋,环游世界。”


鹤丸打开骨灰盒,把白色的粉末往下倒,随风飘进我的眼睛,像是细密灼热的针尖刺穿我的眼角膜,戳得我双眼发痛落泪,我张嘴训斥他,粉末就飘进我嘴里,是鸡蛋壳和沙子混合起来的味道。


“鹤丸国永,你在说什么胡话!”


鹤丸国永笑得轻易,面庞对准我。我的血管在皮肤底下不停跳动,光焰压在头顶,他说的话让我脑袋发疼,难受,和热度一起挤爆我。


“你在说胡话。”


“我是一期一振。”


评论(1)

热度(41)

  1. 一期懿振推定义务 转载了此文字
    社爆!!!!!我糖的鹤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