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瑞嘉】七楼#03

# @游客  @九条衍 再不艾特,又要寻死觅活了,烈斩是格瑞的,别拿着自刎。



#03


你总是会爱上一个人的。


这话是谁在嘉德罗斯生日这天和他说的,男生用指头点着排在柜子里的正数第九个头盖骨心想:大概是他吧。


他身首异处的时候,为什么不说爱我了呢?


嘉德罗斯笑起来,瞧上去万分低眉顺眼,柜里的九个头盖骨都是被这清清淡淡又惑人心神的笑给变成这样的,往后还会有第十个,第一百个,只要嘉德罗斯还活着,就会有前仆后继的人爱他。


下一个要成为前仆后继的正站在嘉德罗斯家门外敲门,叩三下,几秒之后又三下,规规矩矩,不越礼貌边界半分。


嘉德罗斯想,这人一定是个道貌岸然的陌生人。说起道貌岸然,嘉德罗斯就只认识鬼天盟的鬼狐天冲,此人作恶的脾性和品性都不算太好,没有真情实意在里面,转身就能把合作对象给卖没了,嘉德罗斯十分瞧不上他。


虽说嘉德罗斯也是个薄情寡义的,但爱过他的人,都给做成了纪念品,自认不愧对这几份无知的深情厚谊。他瞧不起众生,从不会善做慈悲,可对爱他的不二臣始终有一分半毫的薄情在里面。


格瑞站在敲了两个三下,才有人打开门,那人嘴角带着笑,眼角眉梢是藏不住又不讨人厌的傲,只把人放在眼里,不放在心上。


“你好。”格瑞斟酌着开口:“我是对门新搬来的邻居。”


嘉德罗斯点点头,他暂时没理解这人上门的意义何在。


“格瑞。”对方伸出手,嘉德罗斯没有回应的意思,就给这只手悬在半空上,尴尴尬尬,可对方的局促丝毫没有写在脸上,只是悠悠收回手。


他靠在门沿边上,歪着脊背偏着头,抬抬下巴:“嘉德罗斯。”


第一次对话就这么结束,谁也不知道下一次到底是什么时候。


这是一个多雨的夏天,雨季总会造成人的懒惰,嘉德罗斯过得没日没夜,睡了醒醒了睡,饿了就点个外卖,醉生梦死,快要在暗角衰败死亡似的。他喜欢这种分不清白天黑夜的感受,就好像今天永远存在,明天永不到来。


突然有一天他的垃圾食品外卖变成了家常菜,邻居的陌生人再一次闯入他的生活,他不知道那天是几号,可是从那天开始,雨季变成了干枯炎热的夏季,猝不及防。


这个人没有大喊大叫着入侵,他悄无声息,就像一只悄悄在你阳台筑巢孵蛋的麻雀,等注意到那些轻微的鸣叫时,小麻雀已嗷嗷待哺,如何痛下杀手?


嘉德罗斯虽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对生命轻视又重视,可他杀人只在生日那天,他自诩放荡不羁,却在对待自己的人生时赋予了极重的仪式感,这是他最重视的事情。


每一个头盖骨都该有一段故事的。


因为它们是我的。


嘉德罗斯瞧着男人在厨房里切菜的背影,并未萌生任何把那个无力决定自己生命的鸟窝推出去的想法,他说,有个保姆也挺好的,你瞧,我家里甚至连烟酒味都没有了。


评论(9)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