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達

【地摊文学】老大

#蒙特祖玛视角。

#爸爸妈妈我会红的红的像朵红花。







我一直以来有个不为人知的梦想,那就是成为老大的女人,坐在老大的跑车里看老大指挥千军万马砍人。


跟着许文强穿越上海滩,征服渤海湾。


可惜了,梦想就是梦想,我的爹地妈咪除了生命就给我了一身仇恨。


那天我在床底下瞧见锋利的刀刃,它轻轻戳一下我母亲的皮肉,细皮嫩肉里立刻涌出红色的水珠子来。我忍不住尖叫出声的时候,又闯进一群人来,两群人无暇顾及我,刀光枪响,血肉横飞,最后只剩残肢蠕动,我拖着残破的双腿,满身是血,幸运地活了下来。没有人像电影里那样,受了几枪几刀还能站起来的,全躺在地上苟延残喘。


我大概是那个主角,因为我还能爬,爬得比他们都快。明明十分钟前我还没办法动,可是现在我是他们之中最敏捷的苟延残喘。


那些没死的人,我用他们的刀,一个个割开他们的喉管,我的眼泪烫得他们喉管呼呼作响。我想,哎呀,他们也和我一样叫不出声了,有人不停地挪动着想要远离我。


我说,不要着急啊,你们不要着急啊。


然后我听见有人在说话,你在着急找死。


原来在这里的人没有主角,所以我还能爬,可是他是站着的,他才是主角,他才是老大。我抬起头看他,小小的一只,但里面藏着可以杀人的戾。他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像是在看菜市场里不新鲜的低价喷水蔫白菜。


我几乎感受到了他眼里那种骇人的利刃。


他打开保险栓,把枪口抵在我脑门上,我就笑,不是说笑可以解决问题吗?然后我又想着怎么着也得说句遗言吧,可是一开口的声音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最后也还算是说完了,我又戚戚哀哀,又觉得解脱,矛盾得很:爸爸妈妈我来找你们了。然后他也笑了,眼神没变,表情是地狱的鬼看人间的炼狱那种嘲弄的笑。


“雷德,把她带回去。”


从哪里窜出个人把我扛在肩上,我一口血呕在他背上,他一点也不在意,还嘻嘻哈哈地:我们算是渔翁得利吧?嘉德罗斯大人。


“废话真多。”


我从这两人的对话里知道了,老大叫嘉德罗斯,这个叫雷德的,大概就是许文强身边的丁力。他们和杀我爸妈的人没什么关系,还(可能因为我笑了一下)救了我。果然遇事笑笑是有用的,说不定我以后得多笑笑。


我们在离开这栋屋子之后,那边又响起声音来,然后火光冲天。我趴在丁力背上看我家被烧得面目全非,他还在叽里呱啦:你家仇人真不少,你也够狠,比你爸妈还狠。你这双腿怕是要不成了,你以后要是坐轮椅了,那多可惜你这张脸啊……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想着不是我不说话,是我没法说,刚刚叫得太惨了,嗓子痛,不想和你废话。况且我最后一句话是遗言,现在就接你的茬,那太煞风景了,最主要是没面子。


等我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四个月了,我很诧异这两人在我住院期间没有把我给一枪崩没了。


我那时候疯疯癫癫,今天我是我爸爸,明天我是我妈妈,后天我是我的老大,抱着枕头深情独白:我亲爱的蒙特祖玛,我会为你报仇的。


然后每天问雷德,你是丁力吗?


后来说,你可不就是丁力吗!


因为那四个月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我现在什么话都不想说,雷德不敢嘲笑我,生怕我变成我的老大,嘉德罗斯则是那种嘲笑别人都嫌幼稚的人。我特别理解,我小时候也不喜欢去做那些自己不酷的事情,就算很有意思。


后来我听雷德说,嘉德罗斯的梦想是当个老大,许文强,他们家是最大的黑帮组织,可是他非要一个人单干,他有个人生的宿敌,叫格瑞。


格瑞我知道,厨神格瑞。据说做菜手艺一流,可是厨神的名号是因为他拎着菜刀端掉了一个小组织,后来在ICU躺了半年。


雷德就嘲笑我,都是假的,那天那里就只有几个人,他也只是在医院躺了几天。


那还是人生的宿敌?


因为嘉德罗斯一个人都没杀过啊。


我都听傻了,可是表情还是端住了,心想说笑一笑有用都是假的,杀人又不是社交,我只是遇上了个没有烧杀抢掠过的小朋友罢了:那你跟着他混?


你不也是吗?雷德自顾自反问我。


我只是要报恩,其实我有其他的人生夙愿。


什么夙愿?


做老大的女人。


为什么不是报仇?


这是报仇的一部分,也是我的人生理想。


嘉德罗斯大人不会喜欢你的。


我心想,去你妈的,我也不会喜欢上比我小的孩子。我喜欢那种(风流倜傥)杀人不眨眼的恶棍,因为只有那种人才能帮我报仇。



评论(19)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