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瑞嘉】可爱先生

#片警瑞x高中生嘉







“你先别开枪!!”

格瑞看着眼前的男生双眼圆瞪,他的手就放在衣服内袋处,要联系交警的念头瞬间打消,这件事估计属于他们片警管,手机歪歪碰在他指尖上,另一只手被炸鸡香气熏得温温。

僵持了一会儿,格瑞的内心开始严肃思考,枪不都是别在腰后的吗?我把这玩意儿放在胸前,这是等着被别人一枪,然后爆炸吗?

嘉德罗斯自诩优秀青年,只不过最近优秀青年沉迷于“某某都市”这款PS4游戏不可自拔。情至深处,便放下游戏手柄,暗搓搓拿了雷德的车钥匙准备体验一把都市飞车。第一次做坏事(他认为光明正大那不叫做坏事),出门的时候连人字拖都没换就坐上车。

然后闯了第一个红绿灯之后,就被外出买肯德基的片警逮了。在嘉德罗斯活了十七年的浅薄世界观里,只要自己一下车,那么站在车外的警察,就会把他乱枪打死。

所以,他现在死活不下车,紧盯着眼前警察的手,生怕被一枪爆头。

格瑞放下手,叹口气:“你家长呢?”

然后吐出了大部分人学生时代最怕的几个字:“叫你家长来接你。”



《可爱先生》



嘉德罗斯第一次进局子,内心无比难言,眼前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同志,正在围着一张桌子抢肯德基全家桶里的最后一个鸡翅,张牙舞爪,在优秀锦旗的背景下,衬得他们表情过分狰狞。

这大概就是衣冠禽兽吧。

嘉德罗斯抬着杯可乐,感到胸闷气短,打消了祖玛劝了无数次都没能让他放弃的念头:考警校。

直到雷德和蒙特祖玛气喘吁吁跑到派出所时,嘉德罗斯才觉得世界没那么虚幻。格瑞打量着这两人,手里紧紧捏着一块咬了一半的原味吮指鸡:“家长?”

雷德满头大汗忙不迭点头:“家长。”

“那么年轻?”

雷德一听脑子当机了,忙着赶路,把这茬忘了。祖玛的反射神经相当敏锐,只是第一次进局子,脑回路有一半被拦外面了,信息处理不完全就脱口而出:“对!他是捡的!”

雷德听罢,下意识垂下头,表情悲戚:“这件事,说来话长。”

嘉德罗斯看着雷德对那个带自己来局子里年轻警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祖玛双目含泪,死活不用餐巾纸揩眼睛。少年自顾自给自己又倒了一杯可乐,他感到自己的大脑里全被装上了可乐,快要失去意识。

格瑞听了一本故事会,抬手放行,表示下不为例,他总觉得再不结束,那他还要再听一本读者,这么下去全家桶里连奶油玉米都没了。

雷德心想这几年的小说月报没白看,自己回去要是写个什么连载,肯定大卖。推着小祖宗走到门口了,又被片警同志喊回来,心惊肉跳。

格瑞站在烈日底下的身影显得格外伟岸,他手里抬个纸杯。

“把你喝剩的可乐带走,留这么点,给我们养鱼用吗?”

说罢又抬了抬下巴,意指嘉德罗斯脚下的大红人字拖。

“还有,开车不能穿拖鞋。”

嘉德罗斯没接纸杯,心想:这是我人生的污点,因为穿拖鞋开车被捕了。

雷德接了杯子,点头哈腰,坐进车里之后,嘉德罗斯终于开口说了今天的第二句话:“你们讲的故事,真该给我那个'英年早逝的老父亲'听听。”


TBC.

评论(16)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