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黄少天】打错了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黄少天x你
#那个乙女写手终于想起自己的本职。
#旧文重修后补档。







“这件事很糟糕。”

电流那边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他意犹未尽地补充道:“真的。”

你极尽耐心在信号不好的地方仔细听对方说话,席地而坐嘴里嘬着鸡脚,淡蓝色的指甲沾染油渍颜色污污,你皱紧眉头在餐纸上抹来抹去,心不在焉:“我以为这件事我们已经讨论出结果了。”

楼下麻将声冲天,这种时候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国粹,刚刚认识的人闯进房间对你进行骚扰,大概也是百无聊赖到了极致:“欸你指甲油的颜色真好看。”

“谁!谁在说话?”

话筒对面的人被吓到,借机吱吱歪歪不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你不堪其扰,说话越发敷衍:“信号不好,真的不好,我们回去再说。”

闯进你地盘的人还要嘬你袋子里最后一只鸡脚,嘴巴仍然停不下来:电话那头的人是谁?男朋友?为什么你出来旅行不带上男朋友?一个人多无聊,还危险。

不是男朋友,我不认识他。你心里想,可是这话说出来谁信,自己都觉得玄幻得像是三流言情小说。

“还好。”自我情绪相当不稳定的时候不宜说话,否则越往后越费脑费心,你堪堪吐出两个字算是回答了那串问题。对方自顾自喊着好辣又拿你的水瓶给自己倒了杯水,白饮白食,脸皮颇厚,功力深厚至少练了一年半载。

你背过身往包里捏出颗糖塞嘴里,耐心算是灯枯油尽,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什么问题都没解决,现下眼前还坐着个来路不明的厚皮脸。

再过半小时,你们面对面相顾无言。水喝完了,鸡脚袋子里只剩胡萝卜两根大盐须四根,对方起身离开,嘴里嚼着最后的花生米,楼下麻将也停了,电话又响了,一条短信端端正正停在屏幕上。

大意是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见面。你慢吞吞拎起一小条胡萝卜放嘴里干嚼,继续敷衍:等回去一定约你。

每天风雨无阻接一通来自不知姓名陌生人的电话,是你的生活惯例。起初是那人打错了,深夜抱着电话痛哭流涕,架势要哭倒长城,十有八九是喝多了情至深处找人倾诉。你能耐心听完他说话(其实后来快睡着了,听见有人问:你是不是睡着了,还能清清晰晰回答没有,然后接着睡),完全是因为这人声音像黄少天,你只能在电子设备里看到的男神。

这人说话也和黄少天一样,一件事绘声绘色叽里呱啦可以讲半小时不带重复形容词,你装作自己失眠,头一点一点地坐床上听了一晚上故事,总觉得故事情节特耳熟,第二天一拍大腿想起来,这不是微博最近特别火的那个什么嘛!

对方之后也打电话来,左一个抱歉又一个对不起,怎么听怎么像黄少天的声音。你脾气怪,这时候可以看得完全,这种无聊事情丝毫不在意,还要分享给对方:“没事,你声音特别像我男神,就是黄少天,广州蓝雨战队那个黄少天,你知道吧?”

对方顿了顿,突然惜字如金:“不知道。”

你十二分可惜:“你去百度一下,黄少天,他特别好。”

讲完这些又想起对方是打电话来抱歉的,话题不尴不尬转回去:“你心情好点没?不难过了吧?哎呀,天涯何处无芳草,别总想着谁谁谁多么好。”

大概黄少天粉丝都和黄少天一样能说,你们一说又是一两个小时,你屁股都不带挪一下,和不知道名字的人聊天,乱七八糟的东西讲得轰轰烈烈。

“你太好了!”他夸你夸得相当真挚:“昨天晚上还以为你会直接挂电话。”

你一边演着上甘岭一边和他说话收尾,再后来你们每天都要讲一通电话,时间长长短短,他某天约你见面,恰好你出门在外旅游,也就是现在了,某个高原的某个山坳坳里,你发现城市生活美好得不可言喻。

等回了广州,你依然没能兑现和对方见面的诺言,气候变化太快,人太脆弱,你住院每天打点滴,电话也不和那人打了,只是说自己住院了,等病好了再见他。那边问哪院哪科哪床,要给你寄个什么东西,有助康复,你如实回答,然后第二天啥都没收到,第三天,第四天……然后你就给忘了。

医生和你说明天出院,记得办手续,五分钟之后,黄少天拎着你最喜欢吃的粥和虾饺出现在病房里,你脑子里出现前段时间看过的笑话,几小行字打垮了人最脆弱的那条心理防线,遗忘了明天就要出院的事实。

【要是你最喜欢的乐队来医院看你,那你肯定是完犊子了。】

正值冬季,你转头,窗外是弯弯曲曲的枯枝,树皮都掉光了,几乎是死的。眼里这截僵硬的木头告诉你:你完蛋了!

你淡漠地瞧了一眼黄少天欲言又止的脸,开始寻找摄像机,不再斜倚在病床上,你不想在上电视的时候都像个帕金森。

要坚强地美下去,你这么想着。我刚刚不应该吃提拉米苏的,都说上电视胖十斤,我真的完蛋了。

“你没事吧?”黄少天比你还像个心有戚戚的病人:“你怎么看见你的偶像是这个样子?你不是最喜欢蓝雨了吗?为什么你表情那么凄凉?”

你凄凄惨惨:“我是不是要死了?”

黄少天十分震惊:“谁说你要死了?”

你受宠若惊,眼圈红了又红,心想男神就是男神,到这时候了还不忍心告诉我真相,他为什么会那么好,我却只能见他最后一面:“你都来看我了,我肯定是离死不远了,不要再骗我了。”

黄少天放下手里的吃食:“我是那谁啊!”

“你是不是傻了?”黄少天的手在你脑门上放着,视线从上到下,你幸福又悲伤,神智不清:“没傻!你是黄少天!”

你男神摇摇头:“傻了,真的傻了,我是那谁啊,说好要来看你的。”

你犹如被哪吒拿三昧真火烧了一遍,手掌心上全是汗水:“你是那谁?”

“对,我是那谁。”

你一拍大腿,顺便揩了一手汗,脑子清醒了一半:黄少天居然在失恋之后撩粉?

认清这个事实之后,你觉得就算黄少天会放屁都不是什么大事了。

男神堕入人间了,还站在我面前,不行,我要去微博上挂他!

他居然不喜欢喻文州了!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