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酥

SkunkFragileSue

【瑞嘉】七楼#02

我喊你们了啊,论单身狗艾特情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游客 @朝衍禾笙 

我干瘪的双眼,为他贡献上最后一滴泪。




#02

我在格瑞入狱之后第一次去探望他,在他坐到玻璃那头之前,我都在认真思考如何优雅地在被拒后离开。

他拿起电话,前几日脸上木讷的表情已经灭去一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浮于表面的怀缅,那种怀缅的情绪流连于我手上戴着的一只戒指上,这是市面上很难见到的过分质朴的戒指,那种很难用文字形容出来的柔软纤细的泛黄银质圆环戒指。

“你认识它吗? “我问他。

他点点头,怀缅之下沉淀着倦意,那种总是在紧绷之后终于松弛下来,过分地如释重负。他的眼神在我脸上轻轻巧巧打了一圈转,自嘲似的微笑起来:“行刑的日子定了吗?”

“定了。”

“什么时候?”

“下个月。”

“谢谢。“格瑞道完谢,我斟酌着开口:“我找你是因为一件事。”

他微微颔首,一副了然的模样:“你来找我,是想知道嘉德罗斯的事。”

他又看了一眼我手上的戒指:“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告诉你。”

说罢,他沉默了半响,终于开口道:“抱歉,我有点不知道从何说起。”

“既然你不知从何说起,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探监室里的风扇呼呼作响,电流声滋滋地戳我耳膜,我第一次注意到,原来它们是这么响的。

“有一个男孩子,他像是我的亲人,我的弟弟。他对别人的说话总是抱以一种,冷漠的、不屑一顾的态度。他和常人不一样,别人的隐私和悲苦,他从不探寻甚至妄加评断。这到底算是自傲,还是其他什么的,我无从得知。”

“傲慢的宽容精神。”电流那头这么评价道。

我垂下头,视线不断摩挲那枚戒指,不再直视格瑞的脸,然后开始和他一起评论那个不在场的主角:“可这是个好习惯。”

“可惜,人类难以控制坏习惯,不论是谁,都无法在道德上保持良好,包括我那个可爱漂亮的小弟弟。”

“后来的事,我知道了。”格瑞快速且生硬地打断我:“我都知道了,我也知道怎么和你说了。”

“我是在一年前搬到嘉德罗斯隔壁的。”

他急促的语气突然放慢:“也就是在他生日那天。”


TBC.


评论(6)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