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達

【瑞嘉】怪情歌(完结)

#你要等。





#07

格瑞独自坐在王府井那个杳无人烟的消防通道的阶梯上,整个人都弯曲了起来,像一棵被大风拦腰折断的孤零零的树,看不出任何曾经笔直过的模样。

他想,我可能是生病了。

在听到嘉德罗斯的质问时,他选择落荒而逃,逃避让他脚底悬空,内心惶惶不可终日。

他想起合租房里那个女人的问话,可是我还能怎么办呢?

商场没人的地方,理所应当会有抽烟的人出现,他们避开人群,点燃一支醉生梦死。然后呢?然后回到人群里,嬉笑怒骂。

一个细瘦男人走进这里,并未正眼去瞧那个坐在阶梯上的不速之客,大家心照不宣地选择寂然无声。偶尔,格瑞能听见火机打火的声音。他感到很疲倦,腰酸背痛,抬起头来,闻见那股味道,酸的,焦糊的,苦挨苦等的糊烟草味。

男人从水管背后摸出一张厚纸板,垫在阶梯上坐下,两条小腿交叉着:“你原来是这附近的学生吧?我还记得你,戴着红袖套来抓那些抽烟的坏学生,是你吗?”

“是我。”

“那大概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吧?我特别记得你,你眼睛很特别。”

“我在这里工作了三十年了,到现在也没攒够一个厕所的钱,那你呢?你还好吧?你那个小男友还在吗?”

格瑞终于看清眼前的男人,地下超市的零食推销员,那年格瑞刚开始和嘉德罗斯谈恋爱,成天往零食区跑,选来选去,然后买据说最好的进口零食给自家孩子尝鲜。这男人永远端着笑,说什么都好,你们谈恋爱的怎么会在乎零食好坏呢?

“……好,都好。”

男人把自己剩下的那半包烟塞进格瑞手里,又塞了一支打火机给他,眼睛黑漆漆的:“怎么会好呢?”

格瑞的神经被这句话撕开裂口,踩一脚就陷进去,男人的制服在昏暗的灯光底下显得和他们俩一样丧气,男人手上的烟熏得他无法呼吸,被扼住脖子一般。

而男人的声音抑扬顿挫而又颤悠发抖:“我看了这里三十年的光景,也看了三年的你,你一点也不好。”

格瑞说:“总会好的,你也是,都会好的。”

男人显得十分难过,表情难以控制,手捏住了又松开,推了推青年的手:“抽烟吧,你不要再说这话了。”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难过的时候,只要抽烟就会好了。”

这大概是其中一种短暂逃避的方法,格瑞心上像是被闷锤敲着。他试着点起一支烟,吸进肺里,脑袋晕乎乎的,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嘉德罗斯,男孩在昏暗的游戏室里打街霸,机子被按得噼里啪啦响,画面上出现的是一刻不停的连招,电脑人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他往前走去让男孩跟自己回学校,后来呢?格瑞又点了一支烟,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平安夜里点燃火柴,抓紧最后的幻觉。

嘉德罗斯嘟着那张圆圆的小脸,不可一世,我不和你走,我为什么要和你走?

格瑞想,这就对了,你不该跟我走的。

然后男孩子站起来,和他在游戏室的角落里扭打做一团,直到两人都喘不上气来,淹没在噪声和灰尘里。

突然一切仿佛凝固不动了,格瑞的脑袋在嗡嗡作响,嘉德罗斯冲到格瑞面前,越过男人跨上阶梯,像当年那样,给了格瑞一拳。

男人站起来,根本不准备劝架,转身就走。青年仰面朝天,急速而憋闷地喘息。嘉德罗斯像是突然闯进来的刺眼光亮,格瑞被刺得睁不开眼,脑袋昏昏然。

“我最后问你一次,为什么?”

青年躺得和地面一样冰冷生硬,不适感达到顶峰,索性闭上眼睛:“因为我不该带着足以拖垮我的累赘,和你度过余生。”

“为什么?”嘉德罗斯的声音越发低沉。

“因为我没钱。”格瑞睁开眼睛,光焰依旧。

疼,太疼了。
我好疼啊。

“我可以等你。”少年冷静了下来,然后又重复了一遍。

“我可以等你的。”

青年想,你看,他开始妥协了,可我不能让他妥协,他不能这么妥协。

所以青年慢腾腾坐起来:“我也可以等你的。”

“我会等你长大,等你身心俱疲,等你不再等我。”

“我也可以等你的。”

END

评论(44)

热度(325)